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黑石宇宙之源起 > 第二章 夢想化身基德的男孩
    臺風幾乎是尾隨著黑色林肯沖進了位于大嶼山的一處別墅。失魂落魄的年輕人已經不記得自己是怎么下了車,又是怎么走進了別墅的大廳。他雖然討厭極了那幾坨木訥的鐵塊,可現在沒了還是難免唏噓。

    “哈哈,又一個倒霉蛋兒。”客廳里已經坐了十幾個和年輕人一樣落魄模樣的家伙,加上各自身邊的隨從相好之流,偌大的客廳竟然有種被塞滿的感覺。在這里看新落魄戶進門是他們為數不多的樂趣之一。

    年輕人對于客廳里有人也并不感到意外,加上旅途不順,他都懶得理這些家伙。只長長噓了一口氣就找個位置坐下了。

    但急需尋些樂子消解自身郁悶的人怎么會這么輕易放他獨自郁悶。于是便有人拉了椅子靠過去。

    “嘿嘿,這不是田中先生。”看著那張不懷好意的笑臉,田中也并不覺得奇怪。畢竟在商圈他也自認為名人。而且對面這張臉他看著也眼熟。反正平時能記住的人就不多,能看上去眼熟就算是熟人了。

    田中不冷不熱回了句:“你好。”

    本想著應付一下就完事,沒想到對方卻依舊熱情地問道:“您丟了幾個?”

    簡單的問題,卻包含了很多信息。被叫做田中的年輕人有些驚訝地看向了問話人的臉,隨即又把視線掃過了在座所有人的臉。

    問話的人是個典型的歐美白人,金發碧眼,他戴著一副金絲眼鏡,很精明的樣子。至于他的年紀卻有點兒讓人看不透,單是論樣子的話,他可能是三十多歲也可能是四十多歲。他不說話時那股沉穩勁兒又像是五十多的。可他一開口話,語里的輕挑又像個二十出頭的毛頭小子。

    對于對方能叫出自己的名字,田中并不意外,因為這個圈子本來就不大,而且他也自詡是這個圈子里是個名人。

    將眾人的臉看了一圈,郁悶的田中突然覺得不那么郁悶了。

    “你們也……?”田中心中毫無來由地升騰起一股竊喜之意,簡短的反問里竟然聽出了喜悅的味道。

    沒人回答,但客廳里突然回蕩起的若隱若現的一片嘆息已經給出了答案。

    簡短的寒暄以后田中知道對方叫凱文,在一次酒會中互相問候過。

    “您丟了多少?”眼鏡男地道的英國貴族腔怎么聽都透著幾分猥瑣,混熟之后他再次問道。

    好在已經確定自己并不是這群人中唯一的倒霉蛋,田中索性用他地道的大和貴族腔回道:“五。”

    似乎是為了配合田中的悲哀,客廳又是一片嘆息。嘆息之后就是三三兩兩各種語言的竊竊私語。

    “你被搶了幾個?”田中心情稍好,突然有了聊天的興致就反問了一句。

    “嘿嘿,一個。”金絲眼鏡似乎是覺得自己被搶的少了,有點兒小家子氣,回答得毫無底氣。

    田中的心情又好了幾分,于是便隨意掃了一眼,見一個半張臉被絡腮胡子遮住的中年人正看著他,便問道:“嘿,大胡子你被搶了幾只?”

    (本章未完,請翻頁)

    見大胡子沒反應,便換了很生硬的英語又問了一遍。

    “兩。”大胡子用很接地氣的紐約美式英語回了他。

    田中的心情驀然又好了幾分,索性提高了嗓音繼續問:“你們都被搶了多少啊?”然而回音寥寥,三兩搭腔的回答也都是一兩個。

    得到了這樣的答案,田中就像在一場名為“比比誰更敗家”的比賽中獲得了冠軍。什么臺風、壞天氣、被打劫的悲哀統統都化為了烏有,畢竟能丟得起五十億美金的冠軍就該有丟得起五十億美金的氣度。

    “我丟了八只。”一個聲音突然躥了出來。

    正在意氣風發的田中并沒有注意到這個坐在靠墻沙發里的阿拉伯人的話。直到他的妖嬈美女翻譯似乎故意氣他一般給他翻譯了這句并不很引人注意的阿拉伯語。

    田中回頭,看見一個裹在白袍子里的年輕人正摟著兩個豐乳肥囤的中東美女。看他一身金光繚繞,田中感覺自己這個“比比誰更敗家”的冠軍要懸了。

    “你是誰?”田中用日語問了一句,還特意給自己的妖嬈女秘書使了個眼色,讓她給自己翻譯。

    然而對方自顧自地吸著一根只剩半截的雪茄,似乎沒聽到。

    田中立刻感覺自己受了鄙視,開始后悔為什么首先問了問題,這樣一來自己的氣勢立馬便落了下風。想及至此,田中不由得心虛地掃了一眼在座眾人,雖然那些人依然一副死了親爹的模樣,但田中卻不認為他們是在為各自的損失默哀,反倒覺得他們的悲哀完全是為了掩飾他們心中的幸災樂禍。

    “八個就是八十億吧?”田中想著既然比敗家比不過干脆就惡心惡心這個搶了自己風頭的家伙。

    “是一百億,四只1型四只2型。”白袍子似乎和田中有著同樣爭強好勝的性子,說話時臉上不自覺地浮現出一種令人厭惡的皮笑肉不笑。

    女翻譯很積極地給田中翻譯了白袍子的話,幸災樂禍一般笑著。田中更郁悶了,他已經不是簡單的輸了一場比賽,這簡直就是被完虐。

    “您的房間在四樓407。因為晚飯時間剛過,所以您的晚餐可能要晚一點兒才能準備好。”一個老管家無視了田中的哀傷,很不合時宜地打斷了他的自怨自艾。

    “不用了,我們今晚就打算回去了。”田中很賭氣地忘記了外面的臺風天氣。

    “不好意思,因為天氣原因,拍主沒到,原定于今晚進行的拍賣會恐怕要推遲了。”管家很禮貌地提醒,說給他也說給在座眾人。

    田中一雙深邃的眼睛又泛起了憂郁的光。他感覺自己委屈極了,他感覺全世界都在與自己為敵,即便是這個房間里其他的人與他一樣遭受了經濟損失,他也不覺得那些人比自己可憐,因為他們沒有嘗過冠軍得而復失的滋味。所幸客廳被濃濃的憂傷氣氛壓抑著,讓他發不出火。

    “唉!”隨著田中憂郁地一嘆,偌大的客廳再次陷入了沉寂。

    “你是日本人吧?你肯定對漫畫很在行

    (本章未完,請翻頁)

    。”隨著一個稚嫩的聲音,一摞翻開的漫畫被推到了田中的眼前。

    “誰更帥?”稚嫩聲音把一摞漫畫攤開,自顧自地問道。田中一愣,但抬頭卻發現眼前不過是個十五六歲的孩子,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了。剛剛是那種不打不解恨,打一頓又顯得是在欺負小孩的年紀。

    妖嬈女人注意到田中求助的眼神便給他翻譯了男孩兒的問題。

    田中無奈,估摸著這個小東西就是這家的小少爺了,不便得罪,便很給面子地隨手指了柯南的漫畫。

    “是柯南更帥還是基德更帥。”說話間,男孩兒已經抽出了柯南漫畫,還很是熟練地翻開了柯南和基德同在的頁面。并且還有意地把手指在基德的身上點了幾點。

    田中也很配合地指了怪盜基德。

    “那就是怪盜基德了。”

    男孩兒從一摞漫畫中翻出一張紙,紙上列了超人、蝙蝠俠、蜘蛛俠、奧特曼、鳴人等一眾英雄的名字。柯南和基德的名字排在了靠前的位置。男孩兒在基德的名字之后不完整的正字上添了一筆,便收拾了漫畫離開了。

    隨著男孩兒的離開,坐在田中身邊的妖嬈女人注意到了他身后的保鏢。簡單的一瞥之后,她的視線便黏在了那張棱角分明而又顯得格外柔和的臉上。那本來應該是一張不甚出眾的臉,如果不是有雨中的一瞥作為鋪墊的話,她的視線早就從那張臉上劃過了。

    小小的插曲并沒有打擾田中的憂郁,配合著窗外的風雨聲,他更憂郁了。

    “Mr……”男孩兒上樓前碰到了正下樓的老管家,只是突然忘記了他叫蓋文還是吉恩。

    “是吉恩。”管家很及時地避免了尷尬的繼續發展。

    “Mr吉恩,我想要這樣一身衣服。”男孩兒把基德的漫畫舉到了管家眼前,想到漫畫是黑白版的又很快補充道:“外套和帽子是白色的,襯衣和帽子的飾帶是藍色的,領帶是紅色的。還有,不要忘了眼鏡,我要一副這樣的眼鏡!”

    管家撫摸了這個半大孩子的頭,微笑道:“放心,莊先生,我會囑咐他們去網上找一張彩色的圖片。”

    “謝謝吉恩先生,麻煩您把這些都扔了吧。”男孩兒把手中的一摞漫畫一股腦地塞進了吉恩的懷里,欣欣然上樓去了。

    如果不是男孩兒身后跟著的氣場十足的保鏢,吉恩真懷疑這個男孩兒是哪位大佬帶來的小公子。作為職業管家他沒有抱怨客人的習慣,只是手下的新人們已經多次向他抱怨這個客人的古怪要求了。

    “選好了?”保鏢似乎不經意地問道。

    “嗯,怪盜基德,你覺不覺得他很帥?”年輕人得意地反問。

    保鏢露出了一個很怪異的微笑算是表了態。年輕人已經習慣了他這種古怪的微笑方式,自然也領會了他的意思。

    “希望Boss出現之前能拿到我的裝備!”年輕人就像對著蛋糕許下生日愿望一樣對著窗外的暴風雨許下了變身基德的愿望。

    (本章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11选六有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