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黑石宇宙之源起 > 第一卷 源起 第四十七章 挑夫
    燕莎,奢侈的代名詞。如果不是陪著劉小晴,唐少估計一輩子都不會進這種地方。

    經過兩個小時的血拼,唐少的兩只手已經被占滿了,就連脖子上都掛了兩個手袋。

    他的身前是兩個女人,其中一個是劉小晴,另一個女人叫鄭芊雪。

    鄭芊雪和劉小晴年紀相仿,從小養尊處優,樣子自然不差。只是那種高高在上的貴夫人的驕傲比劉小晴只多不少。是那種唐少最討厭的那種女人,只有偶爾露出的瘋癲樣子還可愛些。

    “姐姐這個小情人兒體力不錯呀!是不是在床上也特別猛?我就說嘛,就算將就也不能找個這種長相的吧!”鄭芊雪不正常的時候,說話也特別不講究。跟劉小晴一路上都是這種八卦般的竊竊私語,還時不時回頭對唐少拋個媚眼,她似乎很享受這種曖昧的小游戲。

    而劉小晴聽到這話只是臉色微紅,不點頭也不否認通常都是幾句玩笑搪塞過去。

    然而兩個女人似乎完全沒注意到唐少的身體上已經沒有什么凸起的地方能掛東西了,說笑依舊,購物也不停。

    說話間,兩人又轉入了一家玉石首飾店。

    店中首飾在燈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價格自然也能晃瞎一眾凡人的狗眼。唐少剛剛變成有錢之人,但真正大筆花錢還是會心疼,甚至看別人大筆花錢都會心疼。

    就比如鄭芊雪手里拿著的那枚玉鐲。張芊雪只是隨手翻動,便有幾道光折射了過來。最耀眼的卻還是手鐲上掛的那個價簽,15后面一串零,絕對不是三四個。

    還好鄭芊雪只是看看,隨手又還給了導購美女。

    “老氣,要是再小巧一些就好了。”張芊雪的評價也不知是出自真心還是像唐少一樣被價格嚇著了。

    不過這個女人反手又指了一枚小巧的吊墜,這次的價格標簽是3字開頭一串8,唐少同樣被晃得心神蕩漾。

    導購美女殷勤地拿出小吊墜:“這位女士好眼力,別看它小這可是玻璃種,還有這顏色翠綠欲滴,這種綠叫做帝王綠……三十八萬一點兒都不貴。”

    鄭芊雪很滿意,劉小晴自然也滿意。

    “那麻煩您包上吧。”劉小晴大方的說道。是的,這次的花銷都是劉小晴的,但唐少不知道的是,劉小晴會把這次的花銷記在他的七千五百萬里。

    不過唐少卻對眼前的玻璃種帝王綠有些看法。剛才鄭芊雪拿的鐲子,唐少專注觀察的時候,他胸口的黑牌子微微發熱,他還能從鐲子上感覺到一種不一樣的能量在流動。可眼前這塊玉墜給他的感覺卻跟腳下的地板一樣。

    “不會真的就是塊玻璃吧?”唐少喃喃地竟然脫口而出。

    唐少腦中突然升起一種不祥之感,抬頭看去,三雙眼睛都在注視著他。特別是導購美女的眼神,就算沒有黑石牌子加成,唐少也能看出那是厭惡。

    “嘿嘿。我說的是那面鏡子。”唐少隨手指了面柜臺上的小鏡子說道。

    但鄭芊雪卻似乎是犯了瘋病,嘻嘻笑了半天開口說道:“有意思。我家老管家看玉特別準,我讓他來看看這到底是不是塊玻璃。”她一邊說一邊看著劉小晴,似乎是要拿劉小晴找樂子。劉小晴一邊應付著瘋女人還抽空狠瞪了唐少幾眼。

    不過,這時導購美女的表現卻很不正常。她先是攔下了鄭芊雪正要去摸手機的動作,一邊不動聲色從鄭芊雪手邊收走了翡翠吊墜。然后結結巴巴說道:“這塊玉……水性太大,其實不適合女性攜帶。不如您看看這副手鏈,價格三……萬。”看著鄭芊雪不善的目光,美女導購似乎心虛了:“顯然這樣的成色也配不上您的氣質,不如您去下一家店看看?”

    導購如此不正常的表現,傻子都能看出有問題了。不過三人也沒再為難小導購,而是有說有笑離開了。

    “想不到你還有看玉的本事。可是我不明白,憑這一手你就能掙很多錢,為什么還要挖空心思進入錢家的圈子。”利用鄭芊雪去洗手間的間隙,劉小晴有點兒恨鐵不成鋼地問道。

    唐少還納悶呢,為啥?自己的幾千萬已經夠宅到天荒地老了,為啥還好出門給人當挑夫?

    “你知道富人圈子里流行一種叫做賭石的東西嗎?”劉小晴很認真地問著。

    “賭石?嗯……是小說界里流行的東西吧?”唐少對賭石還是很了解的,不過途徑卻與劉小晴大不相同。

    劉小晴卻沒注意這些細節,反而問道:“那你有沒有興趣做玉石生意?聽說圈子里有很多人靠一塊石頭就能一夜暴富呢。”

    “那你聽沒聽書過有人為了一塊石頭傾家蕩產的?”唐少無精打采地反問。

    “聽說過。”劉小晴也沒了精神。想想也是,那些一夜之間爆富的好像都是傳說,反倒是一夜之間家破人亡的她倒是親眼見過幾位。不過這也只是半開玩笑的一個想法,并沒有打算真的付諸行動。

    “那你有沒有聽說賭石開局外局,然后輸了全部身家還要被打臉的?”唐少用一種給小孩子講鬼故事的表情問道。

    劉小晴搖搖頭。

    “還有輸了賭石還要吃石頭渣滓的?”

    劉小晴搖頭。

    然后唐少居然沒事人一樣開始欣賞大商場窗外的風景。害得劉小晴不得不問了一句:“真有這種事嗎?”

    “當然,很多書上都這么寫的。”唐少理直氣壯道。

    確實有很多書上這么寫,但都不是什么正經書。不過唐少是不會向劉小晴安利什么都市爽文的。否則剛剛樹立起來的一點兒高大形象肯定秒塌啊。

    中午,兩個女人似乎終于意識到了世界上還有休息這件事,就隨便找了個咖啡廳,挑了個靠近窗戶的位置坐下了。唐少很自覺地坐在了離他們遠一點兒的一個座位上。

    “喂!小情人兒過來坐,還怕我吃了你不成?”隨后鄭芊雪一陣放肆的嬉笑。

    劉小晴倒不是很在意,她很大方地向唐少招了招手說道:“過來坐吧,剛好說說你的事兒。”

    “嗯?他的事?”

    “他叫唐少,是個遠房的親戚。你之前也見過,就是個玩游戲的,幾年也沒混出個名堂。玩游戲終歸不是個正經職業。我唐二叔一直想讓他找個正經工作。這不就找到我這兒了。可我現在這情況你也知道,所以就只能求妹妹你了。”劉小晴似乎說得很隨意,一副您能辦就給辦了辦不了也沒關系的表情。

    “呵呵,什么親戚,是怕被肖家人抓住把柄吧?小意思,沒問題,就是怕曉晴姐舍不得。”說著,鄭芊雪又是一陣的嬉笑,還很有深意地向唐少拋了一個媚眼:“就憑他能看出玻璃的本事我也要了。”

    “那就太感謝了,給錢不給錢的都無所謂,管飯就行。”劉小晴笑著,又轉向唐少說道:“還不快謝謝你芊雪姐。”

    “嘿嘿……謝謝芊雪姐。”唐少這咧嘴一笑倒真笑出了點兒農村遠房親戚的樣子。笑得鄭芊雪也對這個年輕人失去了興趣,那份調笑也變成了鄙夷。

    “明天你帶他來京西別墅吧,看他挺壯實的,我那個別墅您也知道,干活兒的人總是不夠。”

    “行,那我就不說謝謝了。等我這邊兒太平了一定好好謝謝芊雪妹妹。”

    說這話時,劉小晴已經開始看表了,不多時又看了第二次。

    “晴姐姐有急事兒就辦去吧,一會兒讓這個小情人兒送我回去就行了。”鄭芊雪嘴上雖然這么說著,但那緊促的眉頭卻是赤裸裸地展現出了她的不悅。

    “妹妹,你也知道我那邊的窘迫,這張卡上還有些錢,一會兒讓他陪你再買點兒。”說著,劉小晴從包里抽出一張卡推到了鄭芊雪面前,看那個女人緊繃的臉上稍稍有了喜色便拍了拍鄭芊雪的肩膀說道:“下次,下次一定好好陪你。”

    說完劉小晴就收拾了自己的手包離開了。

    看著離開的劉小晴,鄭芊雪低聲哼了一句,口中喃喃道:“狗屁商人!什么忙,就是不愿跟我們這種人浪費時間罷了。”

    鄭芊雪這個念頭落在唐少的耳朵里反而引起了唐少的共鳴。他不喜歡商人也談不上討厭,只是由于劉小晴的緣故多少有些不喜歡那種四處逢迎的人。

    鄭芊雪一直看著劉小晴的身影消失在大街的人流中,表情也開始慢慢變得陰郁起來。

    “你小子干嘛這么看著我?正主兒剛走就生了邪念不成?男人果然沒有一個好東西。”不知為何鄭芊雪突然就換了一副冷漠的表情。

    唐少知道她的哀怨并不是由他而起,也懶得再說話,可是他的沉默并沒有讓鄭芊雪平息自己的哀怨。那哀怨居然化成了一聲咆哮,一聲刺耳的尖叫聲后才終于安靜了。

    唐少看著這個神經質的女人,有些被嚇壞了,不知為何就說了一句:“他只是還小,如果懂事的話一定不希望你這樣的。”

    鄭芊雪被這一句話驚得愣住了,瞪著一雙充滿血絲的眼睛問道:“你怎么知道的?”

    唐少自知語失,連忙摸摸頭笑道:“嘿嘿,我瞎說……瞎說的。”

    剛剛鄭芊雪情緒爆發的時候,唐少胸口的黑色牌子似乎也有什么東西爆發了出來。在唐少的大腦里,一個小孩的影像憑空出現。東西雖然是出現在自己腦子里的,但唐少有足夠的理智知道那是鄭芊雪大腦里的東西。

    鄭芊雪也沒有心思再追問,就想著這些一定是劉小晴帶著這小子和圈里那幫女人一起玩兒時聽來的。自己被那幫女人在背地里議論自然是令她不爽的,但唐少的那句話還是很受用,于是換了一種平和的語氣說道:“我們走吧。”

    唐少急忙跑回去收拾購物袋,順便拿起鄭芊雪落在桌子上的銀行卡,可等他再出門時那女人已經上了一輛出租車。

    唐少背著一身的袋子踉蹌著出了門大喊道:“芊雪姐,您的東西!”

    “東西賞你了,自己留著吧。”女人說完就沖司機揮了揮手,汽車響了兩聲喇叭便開走了。

    看著慢慢消失在車流里的出租車,唐少只能感嘆道:“有錢人真會玩兒!”

    深夜,唐少瞪著眼睛躺在床上,如果他伸手能拿到煙的話,此刻他一定是叼著一根煙的,雖然他也并不吸煙。

    “唐少,有心事嗎?”

    “你們……”唐少想用一個措辭形容唐柔這種存在,可簡單的說句人工智能似乎有有些貶義。所以唐少語竭了。

    “叫我智能人就行。”唐柔體貼地提醒。

    “哦,你們相信有鬼嗎?”唐少自己都覺得自己的問題有點兒可笑,問完了又立刻一笑揮了揮手說道:“沒事兒了,就當我說夢話。”此時他想到的是鄭芊雪腦中的影像。那是一個孩子,卻又是一個很奇怪的孩子。如果只是用他自己的大腦在看或許并沒有什么怪異之處,可那一刻自己還感受了鄭芊雪的思維。她對那個孩子又愛又怕,憐惜著也疑惑著。

    “哦。唐少說的鬼是不是那種看得見卻摸不著的人啊?”唐柔漫不經心的一個回答卻讓唐少一驚,連忙翻身問道:“你也能看見?”

    唐柔瞪著大眼使勁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這些都是你的大腦對鬼的定義。就像那次你在學校圖書館看見的人,對吧?”

    “你也看見了?”

    唐柔搖頭:“我看不見,只能感受。那是一種能量,但又與普通能量有所區別。我知道他的樣子,是因為哥哥能看見他的樣子。嘿嘿,就是從哥哥的大腦中看到的。”

    “你說的不同是什么意思?”

    “嗯……它能在一個規則的空間,做有規律的運行。”唐柔給出了個很學術的答案。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11选六有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