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黑石宇宙之源起 > 第一卷 源起 第四十六章 夜風
    寒風徐徐,路燈昏黃,路邊小攤在忙著收拾。京城展館地處偏僻,夜色降臨的時候顯得有些蕭瑟,不過卻存了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自然。

    唐少和唐柔從咖啡廳出來之后也不忙著打車回家,便順著馬路一直走著。

    清冷的風讓唐少疲憊的大腦清醒不少,他伸了個懶腰,又打了個哈欠。

    “你剛才不用躲的。”唐少摸著唐柔腦袋說道。

    “嗯”唐柔安靜地回應。

    唐少還等著唐柔問句“為什么”然后他就能很自然地說一句“因為……”

    見唐柔沒有要配合的意思,唐少有些尷尬地咳了兩聲。

    “為什么?”唐柔的問題姍姍來遲。

    唐少頓時精神一震,可剛要說出自己的一串貼心話,卻又想到肯定是自己剛剛的想法讓小妮子窺探去了,立時又感覺索然無味。

    “呵呵,我躲開是因為她會覺得舒適,哥哥也是。”

    “我?有嗎?”

    “嗯,有的。就像剛才,我問了為什么哥哥才會感覺舒服。”

    “額……其實你不用解釋得這么詳細的。”唐少還是第一次發現兩個心意相通的人聊天是多么的無趣。所以傳說中的心有靈犀重點應該是強調兩個有默契的人之間不聊天吧?

    兩人默默走過兩個路燈的距離,唐少忽然問道:“你有沒有傻一點的模式?”

    唐柔搖頭:“傻不是定義模式的指標之一,所以我不懂。”

    “哈哈,原來你也有不懂的啊?”唐少就像發現了什么新大陸,趕緊問道:“那你還有什么不懂的事嗎?”

    “嗯。”

    “說出來讓哥高興高興啊!”

    “嗯……”唐柔開始認真思考:“為什么劉小晴在說到她老公時,腦子里想到的都是那個人的不好,卻又有想念的情緒在?而且還會為他流淚?”

    唐柔一雙好奇的大眼盯著唐少,真有個求知少女的樣子。

    唐少被盯得不自在,卻又給不出什么答案,撓了半天頭只能說道:“也許是愛情吧?”

    唐柔好奇的大眼慢慢瞇起也不知道是不是懂了。

    唐少從那個笑容里看出了不好的意味,輕輕拍了她的小腦袋一下:“你笑啥?”

    唐柔只笑不說話。唐少知道這可能意味著她想要說的不是什么好話,卻又因為程序設定不能說謊,所以只能沉默。

    “我命令你正面回答問題。”唐少佯怒道。

    “剛才哥哥的情緒和劉小晴看見我的時候是一樣的。”

    這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說的話吧。不過唐少稍微聯想便想到了兩個字“吃醋”。

    “簡直無稽之談!”唐少不爽地搖著頭。大學時分手,大家都很生氣,冰火難容導致感情破裂,也談不上誰對不起誰,反正兩人都很氣,都覺得對方不適合自己。如今再相見,大家都很平和,她有自己的事業和前途,他有金錢和美女。吃醋什么的……所以一定是唐柔這個鐵疙瘩腦子有問題。

    “我的大腦并不是金屬的,只有骨質部分被金屬替代了,其它和正常大腦結構相似。”

    唐少痛苦地拍著腦門:“妹妹,你能把窺探別人大腦的功能給關了嗎?”

    唐柔搖頭:“為什么要關掉。大腦之間直接交流比其它交流方式更快,也能獲得比其它交流方式更真實的信息。”

    “因為人類有時候需要不真實。所以這個世界才會有小說、電影、游戲。和……愛情。”

    “哦。”唐柔似懂非懂的點點頭:“所以劉小晴在跟你說話的時候雖然表現出很多的負面情緒,但大腦卻始終保持著不尋常的興奮。因為你們需要不真實。好吧,雖然不能關掉,但我可以假裝不知道的。”

    唐少聽到唐柔的話后也表現出了些“不同尋常的興奮”,不過這件事就這么被點破,又突然感覺真的很無趣。本來自己剛才那句“人類需要不真實”純屬臨時胡謅,卻沒想到立刻就被自己給印證了。有些感覺還是朦朧一些好,比如曖昧。

    “啊,呸!”唐少立刻在大腦中否決了自己的想法:“根本沒有曖昧。朋友、交易、合作伙伴都可以解釋那些現象。”

    趁著新吹來的涼風,唐少徹底清理了自己的大腦。然后很嚴肅地對唐柔說道:“以后再遇到今天的情況你不要再躲了。你不用照顧別人的感受,也不用照顧我的感受。聽見沒?”

    “嗯。”唐柔乖巧的點頭。

    看小丫頭那恭順的樣子,唐少只能嘆息一聲,他感覺自己的話會隨著寒風一起飄走。

    城市里的微涼寒風,到了海上已經冷冽如刀劍。

    任九嫣站在船舷之上正面著寒風,享受著風的折磨。

    “大小姐,我回來了。”謝由高裝的身影為她擋下了了寒風。

    “讓開。”任九嫣慘白的臉上寒如冰霜。

    謝由不為所動,開口說道:“我聽任老爺子說了,懂事會那幫人既然想撕破臉皮,不如讓我……”

    “讓開。”任九嫣再次一聲冷喝,但是因為在寒風中呆了太長時間,所以聲音有些顫抖。

    “這次去京城……”謝由準備繼續說。

    “讓開。”任九嫣又是一聲大吼,已經麻木的手掌打在謝由堅實的臉上沒有絲毫的感覺。

    謝由一愣,卻直接抓過任九嫣的手塞進了自己的羽絨服下:“我們遭遇了一號。”

    這次任九嫣沒有繼續呵斥謝由,而是默默看著他。

    謝由繼續匯報:“他們好像也在尋找那個人,目的不詳。不過我們已經有了線索,很快就會確定那個人的信息。”

    “沒有出亂子吧?”任九嫣終于說出了謝由出現之后的第二句話。

    “有些小麻煩,不過都被我們的人擺平了。這次行動之后,我們是不是該對一號下手了?”

    “不。”任九嫣雙唇顫抖,卻依然沒有要回艙的打算:“董事會那邊肯定會嚴密關注我們的,而且我們不知道那個人和董事會到底還有沒有來往。這次行動一定要快,要隱秘,不能給董事會留下任何痕跡。而且米國有人正在調查E時代,動機不明,但應該和TR項目有關。這個時候不能暴露一號。”

    “明白。”謝由答應的同時手上用力,想拉任九嫣回去。但任九嫣卻沒有絲毫要離開的意思。她微瞇眼睛,嘴角上翹,似乎很享受寒風割裂的感覺。

    謝由毫不猶豫,手上稍微用力便把任九嫣抗在了肩頭,也不管任九嫣的手刨腳蹬,徑直向船艙走去。

    船倉門開,等在門內的一幫跟班快速讓開一條通道,謝由直接把任九嫣抗進了一個面積頗大的房間。

    被放在的任九嫣對著謝由就是一陣的拳打腳踢。不過被寒風犀利又突然進入溫暖的環境,任九嫣沒打幾下,突然感覺腿腳一軟差點兒到在地上。

    謝由敏捷地抱住任九嫣的腰,才讓她勉強站住。

    “走開!”任九嫣狠狠罵道。

    “呵呵,只有大哥的脾氣,卻沒有大哥的城府。小柚子,讓她出去。”一個慵懶的聲音響起,話語間盡是不屑。

    說話的是前任E時代董事長任千重的弟弟,任千鈞,任九嫣的親二叔。

    “老子當了一輩子花花公子,老了老了還要關心任家存亡的事。你們這些當晚輩的就不能讓老爺子我省省心。”任千鈞對空氣發著牢騷。

    被自己的二叔嘲諷任九嫣也沒了脾氣,直接踉蹌兩步坐進了就近的沙發里。

    “唉!你爹是個有大本事的人,把E時代做成了現在的樣子。卻不知道肉多招狼的道理,害了自己的小輩兒。依我的意思,手里的股份能折現的折現。明明有吃喝玩樂幾輩子都花不完的錢還玩兒什么命啊?”任千鈞叨叨念念說著。任九嫣卻雙目無神地看著頭頂的燈,任由老頭子的話從自己耳邊飄過。

    “船票都發出去了嗎?”任九嫣眼神凝滯,突然問了一句。

    “都發出去了,游輪明天就會從鹿特丹出發。”

    “我們已經被盯上了,你多關注些,不要再出亂子。”

    “知道。”

    忽然,謝由的手機響起。謝由接起手機貼在耳邊:“說。”

    “嗯。”

    放下手機,謝由直接忽視了任千鈞似乎無窮無盡的叨叨念念,對任九嫣說道:“查出來了,主管太平洋區補給的人姓錢。錢家住在京城。不過總部的資料庫里只有二十年前的記錄,記錄的真實性還需要驗證。”

    “總部的數據庫里還是二十年前的記錄?”任九嫣自言自語,若有所思:“呵呵,起碼說明錢家跟董事會沒什么交集。你去查吧。”

    “是!”謝由答應一聲,轉身欲離去。

    “回來,把他也帶上。”謝由指著還在叨叨念念,對自己冷嘲熱諷的任千鈞。

    “這……”一向對任九嫣言聽計從的謝由居然猶豫了。

    任千鈞任二爺,據說在E時代的早期擔任的是跟謝由一樣的角色。想當年任家兄弟一個擅長陰謀詭異以謀略見長,一個擅長打架斗毆以身手見長。正是二人軟硬兼施才有了如今的E時代。

    可謝由進入E時代的時候,任家二爺已經放下屠刀,做起了浪蕩公子。所以謝由只聽過任二爺的傳說,見到的卻是一個老流氓。

    “呵,咋滴,小柚子還看不上我老爺子?信不信老子現在就讓你知道知道厲害?”任千鈞很是不爽地罵道。

    厲害,謝由早就知道了。不過不是任老二的拳腳,而是任老二那張破嘴。

    不夠謝由又想到,老人家畢竟是前輩,而且帶走了任老爺子,也能讓任九嫣耳根清凈不會在被逼得半夜船舷吹冷風。謝由勉強擠出一個微笑:“二爺的大名小的早就聽過。如果二爺能一起前往,小的一定受益匪淺。”

    “哼,知道就好。”任千鈞聽到謝由服軟,嘴角差點兒咧出耳根,直達天際。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11选六有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