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黑石宇宙之源起 > 第一卷 源起 第三十九章 聽一個故事,見一次鬼
    六棟是座紅磚壘就的老式筒子樓。

    唐少走過陰暗的樓道后,敲響了三零六的鐵柵欄門。

    開門的是個面目忠厚的中年人。自我介紹之后,唐少知道這就是董慎安的兒子董文武。或許是張院長的緣故,董文武對唐少顯得格外客氣,甚至還有點兒拘謹。

    自從進門之后,他一直在看著唐柔,似乎有話說,又總是欲言又止。

    “您是不是見過她?”唐少干脆首先問道。

    中年人很禮貌地沖著唐柔點了下頭,然后問道:“今天上午,您是不是來過了?”

    唐柔沒有說話,只是笑著。唐少知道唐柔不能騙人的設定,所以她的說話就是想要說謊的表現。

    “是,她上午來拜訪過董教授。這次拜訪是我麻煩她帶我來的。”

    “歐陽……”一個顯得有些亢奮的聲音從一個小門口傳來。

    唐少順著聲音看去,一個面色紅潤,精神奕奕的老人正倚在門口望著他們。

    “這就是家父。”董文武趕緊介紹道。

    老人很熱情,不過老人說話時,總是給人特別亢奮的感覺,這大概就是張院長說的不正常的表現吧。

    “歐陽棟的小侄女,你怎么又回來了?”董教授一邊給兩人沏著茶,一邊問著。

    唐柔不能回話,只能笑著。唐少趕緊接過話茬:“哦,這次主要是我想來看您的。”

    老人慈愛地笑著:“嗯嗯,你是誰啊?”

    “我……我是她的同事。”唐少靈機一動,想起了他們在圖書館做過一天的同事,說出來也不算扯謊。

    “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這一問竟然問得唐少有些無語了。是啊,自己只知道歐陽北燕來找過董教授,可她為什么來找董教授的就完全不知道了。而且,自己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自己直接把唐柔說成是歐陽北燕。現在問歐陽北燕的事也不好開口了。

    沉吟片刻,唐少干脆厚著臉皮一指唐柔:“還不是她。她上午剛找您聊的事,下午就忘了。”為了顯得真實,唐少還用手指在自己的太陽穴上比劃了一下:“腦子不好使。”

    老人家臉色一沉,大概是對“腦子不好使”這句話頗為反感。不過他也沒有過的計較,反而立刻又顯得頗為的興奮。

    “有人想在海底建一個大罐子。”董教授神經兮兮地說道。

    “爸……”端水果進來的董文武顯得很是不耐心,顯然已經被這個故事折磨了很久。

    董老爺子也不客氣,直接臉一拉:“出去!”

    這種情況顯然也不是第一次,董文武放下盤子悻悻然走了。

    董慎安怒視著兒子離開,然后又摔上了門才繼續神采奕奕地講了起來。

    “那時候,歐陽棟是我的領導,也是我的老師。我記得他還比我小一歲,卻是我見過的最聰明的人……”

    老爺子回憶初戀一般,滔滔不絕講了很多他和歐陽棟的往事。不過,就像很多老人講往事一樣,老爺子講的故事也很讓人犯困。偶爾講到學術問題,還會不厭其煩地拿過紙筆,詳細講解。碰上復雜的公式,唐少差點兒直接開始打呼嚕。

    “歐陽北燕也不知道是怎么熬過來的。不對,那家伙是個學霸,還很愛她的叔叔,肯定是聽得津津有味吧。”唐少走著神,打著盹。卻不敢輕易打斷老爺子。他也不知道歐陽北燕具體問了些什么,說不定老爺子少講一句話就把正題給錯過了。要是老人家能正常一點兒……想到這里唐少不由得摸了摸胸口的黑色吊墜。然后他就感覺胸口一熱……

    “其實,錢老板找我參加項目組的時候,我還以為他是個瘋子。”老人話風突然一轉,說話的樣子也正常了很多。他扶了扶幾乎已經滑到鼻尖的眼鏡繼續說著:“那個年代,我見多了這種有很多錢但對科學甚至缺乏基本認識的有錢人。他們的辦事套路很簡單:從大街上聽一個很玄的概念,然后找一批業所謂的業內行家成立了一個項目組。但結果往往是無疾而終或者勉強做出一個跟初衷大相徑庭的結果,用現在流行的話說就是人傻錢多。我當時就拒絕了。那時候錢老板并沒有過多糾纏,我也更加認定這位錢老板就是個土財主。可就在我已經忘記了這件事的時候,一封郵件進入了我的郵箱。郵件內容很簡單。我記得是:您已通過考核,可以進入太平洋基地項目組。請董先生隨時準備著,不日將有人來接。 我接到過很多要請,還沒見過如此隨意的,也沒當回事。可是沒幾天,我的辦公室來了一個女人。”

    說到這里,董教授微微蹙起了眉頭,似乎是在費力回憶著什么。老人看著窗外沉默了很久,最后只是嘆息一聲:“我丟失了隨后幾天的記憶,就感覺迷迷糊糊過了很久。我醒來的時候是在一艘巨大的貨輪上。后來我知道所謂的太平洋基地項目組就在那艘貨輪上。我不知道他們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只能靠猜測。那時候世界兩大國關系緊張,或許是在搞什么秘密武器吧。兩年之后,我第一次看見了那個巨大的海底基地的全貌,也只見過一次。我被送了回來,有人給了我一大筆錢。然后那些人,那個項目就徹底從我的世界消失了。我查過很多歷史和科技方面的資料,卻完全找不出什么和太平洋基地項目組有關的東西。我把事情講給別人聽,別人要么當我的故事是個笑話,要么當我是個瘋子。”老人的表情慢慢變得落寞,但目光轉到唐柔臉上的時候,總會不自覺露出一抹慈愛的微笑。或許因為歐陽北燕是這么多年來唯一一個相信他的故事的人吧。

    唐少離開時,董慎安又變回了那個精神得有些亢奮的老頭兒。唐少慢慢回味著董老的故事,想從里面找到歐陽北燕想要的答案。可是回憶又總會不自主地掉進董慎安落寞的神情里。

    “故事是個啰唆的故事,可好像沒什么用處啊!你說,你姐是不是也白白浪費了半天,聽完一個故事就走了?”唐少無聊地問唐柔。

    唐柔嘿嘿笑了兩聲:“不會的。”

    唐少感覺眼前一亮,趕緊問道:“難道你聽出了什么?”

    “姐姐要找歐陽教授,就要找到能找到歐陽教授的人。剛才董慎安一共提到了三個人,歐陽教授、錢老板還有一個女人。”唐柔拉了一個長長的尾音,顯得意味深長。

    唐少不自覺摸著胸口,那里慢慢變得溫熱。他那顆靈光的腦袋里突然閃過一絲靈感:“歐陽教授是你姐要找的人,女人只是把董教授接去的人,沒有很多細節。所以如果有誰是有價值的話,那就應該是故事里的錢老板。他在這個團體里扮演的是為歐陽教授推薦人才的角色,所以他應該是一個經常在外行走,甚至可能對京城很熟悉的人。”

    想到此處,唐少感覺胸口的溫熱又重了幾分,然后腦中再次閃過一絲靈光:“錢?!京城有個神秘的錢家。”他想起了游戲展時,張聰看見那個和劉小晴一起的女人時,他提到了京城神秘的錢家。他家做著很大的生意,卻又孤立于整個京城商圈之外!什么樣的生意如此神秘?好像在太平洋里蓋房子就是這么神秘的生意。

    唐少興奮地打了一個響指,瞬間產生一種五感通透的爽快。

    “呵呵,哥哥真聰明。”唐柔很適時地拍了個馬屁。

    唐少拉著唐柔的手向學校外走去。

    寒冷的學園到了深夜顯得更加寧靜。

    圖書館的燈已經滅得不剩幾盞。經過圖書館的時候,唐少莫名感覺心中悸動,似乎有一種力量想拉他進去看看。

    唐少看了一眼唐柔,唐柔輕輕點頭。

    摸摸口袋,工作證還在。唐少和唐柔很順利進了門。和幾個正在做清理工作的小學弟點頭示意之后,兩人摸進了地下一層。

    黑暗的空間沒有一絲的光線。就在唐少迷茫的時候,忽然感覺唐柔的手摸到了自己胸前,石頭的溫熱再次傳來。于此同時,唐少的視線里也慢慢出現了一個黑白的世界。

    順著走廊和感覺,唐少一直走到了檔案管理室的門前。門上掛著個大大的鐵鎖,走廊已經到了盡頭,可那種牽動著唐少的感覺卻還在前面。

    唐少透過門上的小窗向里面看去,房間里已是干干凈凈,似乎什么都沒發生過。

    或許只是錯覺吧。唐少慢慢轉頭,就要離開。可就在這時,一張臉突然出現在了小窗口里。“我擦!鬼呀!”唐少被嚇得一聲慘叫,踉蹌退回兩步,直接倒在了唐柔的懷里。

    “沒事的,哥哥。”隨著唐柔的聲音,唐少緊繃的神經快速地放松,就像從前那樣,滿腦子都是平靜安逸的感覺。

    恢復了鎮定,唐少再次把目光轉回小窗。

    這次他看清了那張臉。

    那是肖文華的臉,只是木木地沒有表情。

    “你看得見我。”一個聲音出現在唐少的大腦里,不過這次倒沒有嚇到他。

    “你是肖文華?”唐少在大腦中回問。

    “死的。”那個表情還是木木的,但那語氣卻有幾分調侃的意味:“早知道你有這樣的本事,我又何必呢。”

    “是你在召喚我來這里嗎?”唐少也是第一次跟鬼對話,沒什么經驗。

    肖文華又是自嘲地一笑:“來讓你看我的窘迫嗎?”

    “你可以上我的身,或者嚇死我?”唐少試探性地問道,說實話,唐少還是很忌憚肖文華這么做的。

    “上身?你以為我沒想過嗎?”那個透明的影子輕輕動了動。然后便有一些霧一樣的東西從影子里散出來,慢慢消失:“我親眼看著那幾個家伙一通折騰結果就把自己給折騰沒了。”

    唐少輕輕輸了一口氣。因為他已經看清了那張臉不過是由一些清霧一樣的東西組成的。而且每一次移動都會消散一些,然后那張臉也會變得更淡一些。分明就是很弱的樣子。

    “那我為什么會來這里呢?”唐少像是在問肖文華,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問鬼呢?”肖文華那張木木的臉如同定格了一般靜靜地飄在窗口,如果可能他大概會給唐少一個鄙視的表情吧。

    “唉!那就再見吧。”唐少惡作劇一般對著肖文華的臉揮了揮手。

    肖文華的臉被唐少手掌帶起的風吹得一陣扭曲,同時唐少的大腦里也響起了一個凄厲的咒罵聲,總算有了點兒鬧鬼的樣子。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11选六有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