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黑石宇宙之源起 > 第一卷 源起 第三十二章 瘋子
    酒店四樓的房間里,四眼剛剛咬下一口漢堡。但下一秒,電腦屏幕上一個尖細的脈沖信號直沖屏幕之外。四眼一個沒注意,嘴里的漢堡都被嚇得噴了出去。

    “TM的,難怪歐陽老師總在吃藥,這樣下去早晚得心臟病。”四眼唏噓地罵著,手上開始快速檢查著智能人的各項指標。

    還好智能人一切指標正常,四眼緊繃的神經才算放松了些。他也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那個信號找出來。自己還要繼續在這里執行任務,可能一兩天,也可能十天半個月的。總是有這么個不確定的東西,實在讓人難熬啊!

    沒有專門的定位儀器,就只能依靠智能人自己去尋找。下完命令,四眼吃飯的心情也沒了,他開始緊張地盯著從智能人那里傳回來的視頻圖像。

    對于一個身體柔弱,又沒有經歷過什么逆境的女孩子來說,歐陽北燕現在能做的只有閉上眼睛,期待奇跡的發生。

    良久,那只預料中的大手并沒有觸到自己。歐陽北燕睜開眼,發現一個黑乎乎圓滾滾的東西正從自己眼前滾向對面的猥瑣青年。

    “我擦!”隨著一聲有氣無力的怒罵,圓滾滾的東西舒展成了身材壯碩的大個子,而猥瑣青年估計是被撞得狠了,竟然縮成了圓圓的一個蝦米。

    驚慌失措的歐陽北燕慌忙看向四周,想找出那個路見不平怒而拔刀的大俠。可是四周安安靜靜的,昏黃的路燈還在半死不活的閃著,根本沒有大俠出現過的痕跡。

    突然,她感覺自己的胸口傳來一陣溫熱之感。隨手摸去,是自己的黑牌掛墜。那塊黑牌在微微震動著,被歐陽北燕摸著就像受驚之后小動物,又慢慢平靜了。

    可是滾開的胖子已經晃悠悠站了起來,歐陽北燕沒有時間多想,她甚至連方向都來不及分辨,便踉踉蹌蹌向著黑暗的小樹林里跑去。

    “woc,你到底怎么回事?”肖文青捂著自己的肚子咒罵著。

    大壯茫然地摸著自己的腦袋,回憶著剛才的遭遇。記憶似乎是從自己馬上就要得手的快感斷開的。那一瞬間……女孩好像說了“滾”,然后那個字就像印入了自己大腦一般清晰深刻,然后變成了自己大腦發出的命令。他就真的滾了,從他的大腦到神經再到肌肉配合得那么和諧自然,沒有絲毫的抵觸。

    出了鬧鬼,似乎再沒有合理解釋。想到鬼,大壯不由得額頭冒汗……

    可是厄運卻沒有隨著女孩的離開而結束。一個高的身影擋住了路燈的光,直接把大壯和肖文青都罩在了陰影里。

    “你TM……”肖文青正在氣頭上,對這種敢于用這種俯視的姿態看自己熱鬧的傻大個子自然沒有好氣。可他一句話還沒說完,就直接把大個子個拎了起來。

    肖文青被拎著脖子,和斗大一顆腦袋四目相對,而且那雙眼睛好像還會閃光。

    “你……你想干嘛?”肖文青結巴道,突然意識到情況不妙,然后又嘶聲大叫道:“大壯!大壯!”

    大壯也不含糊,直接一個挺身沖向大個子。沙包大的拳頭直接轟向了比他還高一頭的大個子。

    大個子卻渾然不覺一般,莫名其妙問了一句:“是你嗎?”

    “嘭!”大壯的拳頭如同撞上了一塊鐵板,似乎還伴隨著“咔嚓”的骨裂聲。

    “敵意!”大個子機械地發出一個聲音,然后將手里的肖文青甩了出去。同時一拳揮向大壯。大壯抬手躬身,做出一個防御的姿勢。可是防御只有在相當的力量之下才有意義。大個子看似隨意的一拳打在大壯的豎起的小臂之上,骨裂之聲再次響來,胖大的身體也如羽毛般隨風飄去。

    半死不活的路燈終于壽歸正寢,連桿子都斷了。

    酒店四樓的四眼憤然將手拍在桌子上,還罵了一聲“擦”。他感覺自己簡直太倒霉了。讓兩個智能人自己出去,偏偏就碰上了幾千年都不可能有的干擾源。為了躲避干擾把智能人的靈敏度降低,卻又因此導致智能人反應遲鈍,命令延遲,導致兩名路人受傷。

    發泄完畢,四眼再也管不了什么信號源,趕緊命令兩個智能人回巢,同時也開始處理學校的監控資料。

    此時,唐少的家卻是溫馨一片。

    下車之后,他們首先去了菜市場,買了雞鴨魚肉,蘿卜青菜。唐少參照臨時從網上查來的教程做了八道菜,結果三道將就能吃的,兩道味道不錯的,其它三道不好不壞勉強及格。

    一直等到夜色濃重,歐陽北燕才終于回了家。唐少正準備把自己一張七千萬的支票拿來迎接她。可看見歐陽北燕狼狽的樣子,他瞬間就把支票的事給忘了。

    眼前的歐陽北燕,頭發里和衣服上沾著枯枝黃葉,臉頰似乎還有幾道擦傷。她的眼睛通紅看樣子是剛剛哭過。特別是她看向唐少的那一眼,充滿了幽怨,仿佛他們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唐少倒吸了一口涼氣,猶豫了片刻才終于打起勇氣問道:“你……你怎么了?”

    歐嚴北燕只是默默脫下鞋子,換上了拖鞋便埋頭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唐少不解地回頭去看唐柔,那小妮子總是笑嘻嘻的,根本別指望從她的表情里看出什么問題。唐少放輕了腳步,慢慢貼近了歐陽北燕的房門。房間里靜悄悄的,只能偶爾聽見一聲抽泣和窸窸窣窣的念叨。

    為了聽得清楚些,唐少又把自己的耳朵貼近了一些。可是歐陽北燕的聲音還沒聽清,門卻發出脆脆的“吱呀”一聲,開了一條縫。

    房間里的歐陽北燕聲音停了片刻,抽泣了兩聲之后她的聲音再次飄了出來:“你進來。”

    雖然抑制著,但她聲音里的怒氣還是讓唐少有種不好的預感。

    開門進去,唐少溜墻根站著像個做錯了事的孩子。歐陽北燕半天不說話,就那么憂郁地看著唐少的臉,手里還在蹂躪著那個已經變形的枕頭。

    被看得渾身不自在,唐少又鼓了鼓勇氣輕聲問了一句:“你沒事吧?”

    “把門關上。”歐陽北燕冷冷命令道。

    生氣的女人很可怕,生悶氣的女人尤其可怕。唐少機械地把門關上,下人一般侍立門口。

    “把門鎖上。”

    唐少轉身擰動門銷,汗毛也跟著銷子的伸出慢慢豎起。那種不祥之感陡然增加到了最高點……

    “你個混蛋……”歐陽北燕一聲咆哮,怪獸一般撲向了唐少。唐少還未來的及轉身就被她撲倒在地。

    毫無防備的唐少被歐陽北燕壓在身下。但她的身體還是太弱了,唐少一個翻身便把她掀了一個趔趄。唐少又趕緊去扶他,順便控制住她的胳膊。可唐少的手剛剛搭上歐陽北燕的胳膊,就被歐陽北燕一口咬在了手背上。

    “你TM來真的啊!別怪我不客氣了。”唐少一聲怒吼,但手上卻依然不敢太過用力。他抓住一個空隙,直接抱住了歐陽北燕。

    “滾開!”歐陽北燕嘶吼著,聲帶都撕裂了一般。伴隨著她這一吼,唐少只感覺大腦一沉,整個人都失去了意識。可是隨后臉上傳來的疼痛又讓他立刻清醒了過來。唐少順手摸去,手上沾染了一片血跡。

    “你瘋了!”唐少一個翻滾退開兩步,警惕地罵道。

    “瘋就瘋了!如果沒有你這個累贅……”

    后面的話歐陽北燕沒有說,就像被什么東西直接堵在了喉嚨里。她猙獰的面孔也隨著一聲哽咽慢慢變得柔和,然后變得憂傷。最后兩串眼淚無聲地流下。

    歐陽北燕慢慢收回自己攻擊性十足的架勢,就地蜷曲在一起。良久之后,嗚咽聲終于從她深埋的臂彎里傳了出來。

    唐少只能不知所措外帶一臉懵逼地看著。

    或許是確認了歐陽北燕沒有了攻擊性,唐少才慢慢靠近,試探性地在她的背上拍了一下:“喂!你沒事吧?”

    歐陽北燕依舊自顧自哭著,為了自己的委屈,也為了自己的堅強。

    唐少只能繼續輕輕拍著她的背,大腦開始快速轉動,想著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對不起她的事。最近健忘癥越發嚴重了,說不定還真做過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突然,歐陽北燕伸出了一只手。在唐少正準備防御的時候,她已經拉過唐少拍打她后背的手環在了自己背后。

    唐少一時間愣住,卻也不敢抽回那只胳膊。

    時間又過了兩秒,歐陽北燕再次抓過唐少的另外一只手,環在了自己身前。剛剛反應過來的唐少,輕輕用力將歐陽北燕抱在了自己的懷里。

    歐陽北燕的身體微微側傾,靠在了唐少的胸口。可是她的哭聲卻變得越發厲害。

    感受著懷里女孩的脆弱,唐少不由得說了一聲:“對不起。”

    也不知過了多久,唐少的手臂已經麻木了。歐陽北燕幾聲抽泣后終于停止了哭泣。她摸掉了自己最后的眼淚,也低聲說了一句:“對不起。”然后她輕輕推開唐少,慢慢站起。打開門的時候,那張臉已經恢復了往日的淡漠模樣。

    “唐柔。”客廳里傳來了歐燕北燕有些嘶啞的聲音:“幫他把剛才的……”

    她最后說了什么,唐少沒聽到,那時候他只覺得自己大腦一沉便睡了過去。

    客廳里,歐陽北燕對著滿桌的飯菜,竟然感覺有些暖暖的,也對自己剛剛的舉動充滿了愧疚。

    “你不必在意,情緒失控是使用那種能力之后的正常反應。習慣之后這種失控自然會消失的。”唐柔肩頭扛著唐少,還不忘安慰一下對著飯菜出神的歐陽北燕。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11选六有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