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黑石宇宙之源起 > 第十章:異姓雙胞胎
    “你是不是變態呀!”

    半夜,野獸也似的歐陽北燕沖進了唐少的房間,把還在熟睡的唐少驚得從床上跳了起來,并本能地縮進了墻角。

    “你……你干嘛?”唐少怯怯地問道。

    “你個流氓!”猛沖進來的歐陽北燕,看見唐少那一絲不掛的玉體又罵著沖了出去,門也“咣”的一聲被猛甩上了。

    唐少蜷縮在墻角,一臉懵逼地看著那扇似乎還在顫動的房門。

    “流氓,趕緊把衣服穿上。”門外傳來歐陽北燕的怒吼。

    一陣手忙腳亂后,唐少打開了自己的房門。歐陽北燕正背身站在自己的房門前。

    “喂,你以為你是X光的眼睛啊?隔著門還要背對著?”

    “穿好了?”歐陽北燕沒有立刻轉身,為了以防萬一又問了一句。

    “沒有,果睡是我的命數,不到五鼓天明是不能穿衣服的,不然會有血光之災。”唐少用一種近乎詭異的語氣說著,就像個給孫女講鬼故事的老太太。

    “真的嗎?”歐陽北燕竟然用一種很有求知欲的語氣問道。唐少幾乎笑了出來。歐陽北燕,唐柔,這兩個女人似乎知道很多很高深的知識,但同時又不知道很多很淺顯的道理。

    “你還真信了?”唐少有些挑逗地問道。

    唐少還沉浸在剛才那微不足道的勝利中,卻不料歐陽北燕一個轉身,上面是拳打,下面是腳踢。唐少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趕緊竄回了房間。

    “唐柔是你給她取的名字?”歐陽北燕倒是很能沉得住氣,想用這種淡定掩蓋剛才的尷尬。

    “對……”唐少一臉的不以為然。

    “她可是我妹妹,怎么能姓了唐,而且你們……你們那種關系,你怎么能讓她姓了唐?你說你是不是變態。”歐陽北燕的臉上不知為何泛起了一抹紅暈。

    “你是不是有病啊,在基地里關的時間長了,人也就封建了吧?就連婚姻法里也只規定三代以內的旁系血親不能結婚。”唐少那散漫的態度似乎是都不想爭辯的,熟不知他這態度也是為了掩蓋自己的心虛。本來這種他基本上暫時用不著的冷門知識是記不住的,現在隨口就說出來了,完全是因為他特意研究過。唐少在他那個剛剛成熟的年齡暗戀一個不知什么拐彎兒抹角的表妹。也就是在那時候他精研了《婚姻法》和自己族譜。但他們也就只有一面之緣,后來便沒了消息。人消失了,但婚姻法的那條“直系血親和三代以內旁系血親……”卻成了唐少的一生之學。

    “真的?”歐陽北燕眨著眼問道,這一瞬間給了唐少一種這個歐陽北燕是唐柔假扮的錯覺。

    “當然是真的。沒事兒了吧?沒事兒趕緊走人,我還睡覺呢。”歐陽北燕在唐少的催促下終于出了門。但一出門立即醒悟到自己是被這個看似無害的家伙給忽悠了,可是再推門,門已經被死死地銷上了。

    “你個騙子!還沒交代重點呢,你為什么不給她取個姓歐陽的名字?”歐陽北燕還不死心,隔著門質問著。

    “瘋婆娘,就一個名字,你直接改回來不就行了。”唐少已經出離了憤怒,他就不明白這種高智商低情商的怪物的思維,本來一件不足一提的事兒,怎么在她那兒就像天塌了似的。

    隨即門被恨恨地踢了一腳,世界終于再次恢復了安靜。

    終于回到睡夢中的唐少做了一個夢。他真切的知道那是一個夢。他夢見自己還在那個海中的圓柱形建筑里,但那建筑已經變成了籠子。建筑的外墻由原本的厚重玻璃變成了密排的手臂粗細的鋼條。建筑里自然也浸滿了冷冽的海水。鋼條之間的縫隙足夠一個人出入,但唐少卻不想出去,他只感覺到一種似有似無的憋悶感。他感覺身體就像被一種既溫柔又堅韌的鎖鏈牽制著。

    突然,他感覺身邊的海水一陣擾動,回頭看去,一張血盆大口沖出黑洞洞的海水,向他罩來,還帶了一股刺得人頭疼的腥臭味兒。唐少被這突如其來的東西嚇得一個激靈。

    唐少瞪著雙眼,看著黑夜中的灰色房頂。意識依然沉浸在剛才的噩夢中,唏噓不已。稍微緩過神來的唐少本能地側頭看了一眼身旁,這一看又被嚇了一跳,精神算徹底清醒了。一雙圓圓的眼睛睜正安靜地盯著他,那眼睛自然是唐柔的。

    她不應該睡在這里的。晚飯后,歐陽北燕特別拉了唐柔去她的房間睡,臨離開時還狠狠的對一臉失望的唐少說道:“別胡思亂想了,以后她跟我睡。”

    “你怎么在這里?你不怕……”唐少低聲說著,用手指了指歐陽北燕的房間。

    “姐姐不會生我氣的。”那說話的語氣里透著無比的自信,也讓唐少輕松了些,但也沒有完全放松,便又不無擔心的問了一句:“那她會生我氣嗎?”

    唐柔沒有回答,只對著唐少吐舌微笑。

    唐少一下子就心里沒底了,身體不由得向遠離唐柔的方向挪動了一下。但唐柔似乎沒有理解唐少這一躲的意味,竟然也挪動了一下,把身體緊緊地貼在了唐少的身側。一邊是令人膽寒的歐陽北燕,一邊是美麗誘人的唐柔,要是放在平時唐少估計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后者,但今天不知道為何就糾結了。

    房間再次恢復了安靜,那個恐怖的血盆大口再次出現在唐少的腦袋里,一閃而過。但這一閃卻讓唐少有些不安,那種感覺說不清道不明,他只是模糊的感覺腦袋里好像突然多了很多東西,一大堆的問題從不知什么地方涌了出來,漲得腦袋有些發疼。也就幾秒,那種感覺又突然消失了,就像從來沒出現過,疼痛也隨即消失了。那種明明有很多東西需要去想,但腦袋卻懶得去想得感覺讓人覺得有點兒不舒服,不過和身邊的唐柔比起來,那本就微弱的不適感覺就徹底消失了。唐少又下意識地看向唐柔,她的臉上還是那甜甜的微笑。感覺有點兒怪,視覺卻都是享受。

    早晨,唐少醒來時飯桌上已經擺上了幾個盤子,大概是早餐吧。細想起來,唐少已經幾十天沒有吃過什么正常的飯菜了,就連昨晚的晚飯也是歐陽北燕帶回來的桶裝方便面,那東西對唐少來說雖然也是美味,也只能勉強算是正常的飯。

    想到房間里還有個母老虎,唐少壓抑了心中的欲望,沒有立即沖向飯桌,而是像個乖孩子一樣去了洗手間。

    本來唐少聞見飄蕩在空氣中糊味兒時,還以為只是一兩道菜炒得過了火,但是看到那滿桌黑乎乎的東西后唐少茫然了。

    “唐少,來吃飯吧。”唐柔帶著一種滿是期待的笑容,完全沒意識到自己做了一桌多么恐怖的東西。

    “額……你姐姐呢?”唐少想拉歐陽北燕來解開這種尷尬場面,至少也要讓唐柔知道自己做的不是什么美味吧。

    “姐姐出門了。”

    “那她有沒有吃飯啊?”

    “姐姐說我做得太少了,要留給唐少吃,她自己去外面吃了。”唐少真想給那張布滿了天真無邪笑容的臉一個大嘴巴,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但也就是因為她的天真無邪,唐少反而更喜歡她了。

    “呵呵,你姐姐還正是貼心啊。”唐少苦笑道。

    “那我們開飯吧。”

    還在想著怎么脫身的唐少被唐柔一把按在椅子上,然后她自己連蹦帶跳的跑到桌子對面坐了下來。

    “這是我從那本書上學來的,味道一定不錯,你趕緊嘗嘗。”也不知道她哪兒來的自信,第一次做飯就敢說味道不錯。

    看著那張滿是期待的臉,唐少也是無奈,終于還是拿起筷子。他對唐柔苦笑了一下,就用筷子撥弄了起來,希望能從那堆黑色的東西中找到些正常一點兒的菜。最終,唐少也沒失望,終于從盤子里夾出一根半青半黑的東西。

    唐少把那東西放進嘴里,拿著筷子的手有些顫抖。雖然他很想抑制一下自己的反應,雖然他真的不想辜負了唐柔這一番苦心,雖然……但這些理由最終沒有戰勝那從舌頭延伸到肺的怪味兒。那團根本還沒來得及咀嚼的東西伴著唐少的口水一起噴向了唐柔。唐柔一個跳躍,利索的躲了過去。

    “不好吃嗎?”這種不問可知的問題唐柔竟然還眨著大眼問了一句。

    “你說呢?”唐少喘著粗氣,扯著沙啞的嗓子反問。唐少的錯誤在于對那團黑色的東西的理解還只停留在顏色上,他似乎是忽略了一個常識:一個糟糕的廚師的問題肯定不會只是火候上的問題。

    “水!水!”唐少看著還在傻笑的唐柔,像個垂死之人一樣指著茶幾上的杯子說道。

    唐少整整喝了兩大杯水,口里那種以苦、咸、辣為主的怪味兒才算降到了可以忍受的程度。

    “你看的哪本書學的?”唐少只是隨意的一問,只是想表達一下自己不忍直接表達的憤怒。沒想到唐柔真的就把一本書放在了唐少的面前說道:“這本。”

    唐少隨手翻了一下,果然是本劣制的廚師教材,就連圖片都是黑白,自己眼前的一桌菜跟那被印成黑乎乎一團的照片還真像。

    “主要是因為書上的標注不明確,什么辣椒少許,食鹽適量的,根本就是無法計量。”唐柔一邊收拾著桌上的盤子,一邊小聲嘟囔著,要是她不笑嘻嘻的唐少還能勉強把這些話當作檢討。

    “你這菜別扔了,它們雖然不適合我吃,但沒準兒合你姐姐的胃口,要不你留著給她嘗嘗?”唐少心理盤算著,想拉歐陽北燕下水。

    “你想騙我!”那張天真無邪的笑臉突然換上了一種恍然大悟的笑容,似乎真的是突然醒悟的。

    唐少有些無奈了,這妮子,肯定是故意的,之前怎么就沒覺察到她那個姐姐在騙她呢?她那腦袋肯定是不怎么靈光的,可一碰上自己怎么就變得這么聰明了,有些時候簡直就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蟲。

    “我的早餐怎么辦?”唐少摸著咕嚕響的肚子問唐柔。

    唐柔在冰箱里摸索出一塊兒干冷的面包,放在唐少的面前說道:“吃這個吧。”那東西被唐柔放在桌上的時候發出了一聲頗為清脆的撞擊聲。

    “這東西放了幾天前了?”唐少有些猶豫的問道。

    “沒事兒,肯定好吃的。”

    唐少的手居然真的伸向了面包,有那么一瞬間他覺得自己手是先于自己意識伸出去的,自己的嘴也先于自己的意識咬了一口。

    “真的是美味!”唐少不由得從內心發出了一聲贊嘆,這簡直就是一個廚神級別的人做出來的美味。它帶給唐少的不僅有味蕾上的享受還有精神上的愉悅,那種感覺很熟悉,這讓他想起了在基地時喝的那種黃色液體,那時候也是這種味道。

    “難道這東西是從基地出來的?”唐少暗自盤算著,不知不覺間已經把那塊面包給消滅了。

    “味道不錯吧?”唐柔笑道。

    “有這么好吃的東西怎么不早點兒拿出來?”唐少舔著自己的手指,臉上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唐柔只是微笑也不回答。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11选六有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