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異明1561 > 第135章 陸景承
    就在山海監召開案情研討會的同時,一名頂盔摜甲的年輕男子,大步流星的走進了嚴鴻亟的宅邸。

    自院門到中庭。

    他這一路行來,就像是施了什么魔法似的。

    澆花的秋香,淋濕了自己襦裙。

    喂魚的芙蓉,糊了的滿口飼料。

    打水的春桃,提著桶過門不入。

    掃地的玉茗……

    “少爺!”

    玉茗一把將掃帚丟到廊下,小跑著迎到了近前,目不轉睛的打量著來人,只恨不能把一顆芳心從眼眶里射出去。

    來人對她這副花癡模樣,卻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微微揚了揚下巴,用充滿磁性的嗓音問道:“姐姐在嗎?”

    “在在在!奶奶眼下正在客廳里歇息。”

    玉茗將頭點的小雞啄米一般,一面側身指著堂屋客廳,一面卻仍舊不肯移開目光,那眼里灼灼的溫度,直能將鋼鐵融化。

    但來人卻依舊不為所動,徑自繞過玉茗,推門進到了堂屋客廳里。

    望著他那寬闊偉岸的背影,被重新合攏的房門所遮掩,玉茗又呆立了半晌,這才幽幽的收回了目光,夢囈似的喃喃道:“少爺好像瘦了。”

    不提玉茗如何。

    卻說來人進到堂屋之后,見陸氏正裹著條毛毯斜倚在羅漢床上,也不知是真睡著了還是裝睡,似乎并未發現有人從外面進來。

    來人雙唇一呡,二話不說走到近前,將頭頂的鳳翅盔重重砸在了炕桌上。

    “呀!”

    哐的一聲們悶響,陸氏猛地坐直了身子,看到立在身前的高大身影,不由的氣苦道:“我這才瞅空兒歇一歇,偏你這討債鬼就找了來!說吧,這回又是沖誰?”

    “不沖誰!”

    來人瞪著一雙燦若星晨的眸子,咬牙道:“反正這狗屁差事,我是一天也干不下去了——若沒別的出路,我明兒就把辭呈交上去!”

    “你!”

    陸氏聽他說要撂挑子,忙一骨碌從羅漢床上下來,插著蠻腰正要呵斥幾句,不成想對方趁她起身,竟直接撲倒在羅漢床上,來了個鳩占鵲巢。

    “你……你看你像什么樣子?!”

    陸氏氣的直跺腳,但看自家弟弟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嘴臉,頓時又沒了脾氣。

    唉聲嘆氣的繞到另一邊坐下,將半邊手肘拄在床幾上,苦口婆心的勸道:“景承,眼下咱家可比不得以前了,也容不得……”

    不等陸氏說完,陸景承就硬梆梆的丟出一句:“他們打算派我去守大明門!”

    “大明門?”

    陸氏有些莫名其妙,試探著問道:“難道這大明門有什么問題?”

    “問題大了!”

    陸景承猛地坐起身來,咬牙切齒的道:“大明門是皇宮正門,必遇大事方能開啟,平時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說是把守國門清貴無比,可真要去了那邊兒,怕是一輩子都別想有翻身的機會!”

    “這怎么成?!”

    陸氏急的一下子站了起來。

    “所以說啊。”

    陸景承也順勢下了地,巴巴的望著姐姐道:“你趕緊去求求小閣老,趁早把我從錦衣衛里摘出來!”

    “這……”

    他這圖窮匕見,陸氏反倒又神色糾結的坐了回去,把弄著那鳳翅盔上的簪纓,為難道:“你又不是不知道,為了你姐夫的事兒,家翁已經和成國公撕破了臉,怕是……”

    “又不是讓小閣老向朱希忠低頭服軟!”

    陸景承焦急的打斷了姐姐的話,將身子趴在那床幾上,偏頭賠笑道:“只需讓人隨便找個由頭,把我從錦衣衛里調出來就成。”

    “這……”

    陸氏卻是愈發為難了。

    她眼下在嚴府地位,可說是一日不如一日,壓根也沒信心能說動嚴世蕃出面,幫自家弟弟轉調別處。

    但她又是個要強的,死也不愿意把自己失寵的事實,透露給娘家知道。

    正糾結著,又聽陸景承憤憤道:“好好好,你不想幫忙就算了,我辭了差事回家孝敬爹娘,其實也挺好的!”

    陸氏知道他說的氣話,可也怕他賭氣真辭了這差事——以陸家這每況愈下的處境,真要辭了這差事,再想復職可就難了。

    屆時還不得把爹娘給急死?

    沒奈何,她也只得勉為其難的點頭道:“那我幫你問問看——成不成的,我可不敢保證!”

    陸景承一下子挺直了脊梁,眉開眼笑的奉承道:“就知道姐姐最疼我了!”

    “少得了便宜賣乖!”

    陸氏一瞪眼,沒好氣的道:“說說吧,你準備調去哪個衙門?怎么也該有幾個合心意的備選吧?”

    陸景承顯然早就想好了,當即毫不猶豫的道:“山海監!我想調去山海監!”

    “山海監?”

    陸氏聽到這仨字,腦海里就先浮現出一張黝黑的國字臉,頗有些不自在的反問:“為什么是山海監?”

    “這還用問?”

    陸景承滔滔不絕的道:“山海監可是現如今最有前途的衙門,更何況本就是錦衣衛搭的底子,監正白常啟還是小閣老的舉薦的,只要小閣老一聲吩咐,難道那白常啟還敢……”

    “不成!”

    她正說的起勁兒,陸氏卻斷然否決了這個提議。

    “為什么不行?”

    陸景承滿臉的愕然之色,顯然沒想到過了方才那一道坎之后,竟還會被姐姐拒絕。

    “因為太危險了,我聽說山海監才成立沒多久,連官帶兵就死了十多個,咱家可就你這一根兒獨苗,真要有個好歹,叫爹娘還怎么活?”

    “姐!”

    陸景承不滿的嚷嚷了一聲,隨即抓起了床幾上的頭盔,高高舉過了頭頂。

    就在陸氏以為他要憤然離去的當口,陸景承再次把那頭盔狠狠摜在了桌上,決然道:“與其碌碌無為的活著,我倒寧愿死得其所!”

    陸氏看看桌上的鳳翅盔,不慌不忙的坐回了羅漢床上,冷笑道:“砸,你使勁砸,就算把這屋子拆了,該不答應我還是不答應!”

    見她油鹽不進的,陸景承頓時泄了氣。

    頹然的坐到了對面,有氣無力的道:“那你說可著四九城數,除了這新設的山海監之外,還有那一營那一衛能趕得上錦衣衛?”

    陸氏下意識道:“五軍都督府就……”

    陸景承噌的一下子竄起三尺高,氣急敗壞道:“姐,你是不是想耍我?去了那五軍都督府,不還是在朱希忠手下么?”

    陸氏一想也是,自家弟弟想要調離錦衣衛,本來就是為了躲避成國公一系的打壓,這要調去五軍都督府,豈不是剛離狼窩又入虎穴?

    當下忙改口道:“是我說岔了,你先別急,咱們坐下來慢慢合計,總能找到個……”

    叩叩叩~

    正說著,門外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陸氏停住話頭,不悅的揚聲問:“什么事兒?”

    “三姑娘請您去前院說話。”

    這丑怪的小姑子,真是愛支使人!

    陸氏心下埋怨著,卻并不敢怠慢分毫,轉頭向弟弟歉意道:“說不定是有什么要緊事,你先在這里候著,我去去就來。”

    陸景承有些不情不愿,可這畢竟是在大喪之中,也不好耽擱了姐姐的正事,于是只得悶頭應了。

    等陸氏離開之后,他悶頭喝了杯茶水,正待續上一杯,忽又聽得房門響動,當下急忙起身笑道:“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

    然而抬頭望去,卻發現來人卻并非陸氏。

    【還有……】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11选六有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