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世界末的鎮魂歌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孤兒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派出所的辦公室中,汪凌一臉呆滯的坐在兩位民警的對面。

    “汪凌。”

    “多大了呀。”

    “25。”

    “你是……找不到家了嗎?”

    “我…”汪凌低著頭,兩手的食指互相繞著圈,“我也不知道。”

    “那你家在哪里啊。”

    “雅苑小區5號樓1單元5o……”汪凌張口就來,可是最后沒說完就停住了,因為剛才那個這一戶中,根本就不是他的家。

    兩位民警對視了一眼,汪凌的背包和酒都在旁邊放著,剛才在經過他同意以后,兩人檢查了一下,不管酒還是化妝品都是較為昂貴的東西,這個小伙子顯然也算是個有所成就的人。

    “看你的年齡,應該上班了吧,在哪里做什么。”

    “在獵魂勞務派遣公司,職員。”

    “呦,大公司啊。”那位年輕的民警打開瀏覽器搜了一下,現這個公司的員工數量和注冊資金都很可觀。

    汪凌嗯了一下,并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繼續下去的意思。

    “小伙子,你有沒有過…就醫的記錄?就是那個…”

    “就醫?”汪凌有些疑惑,但是他馬上就明白了民警的意思,“你懷疑我精神病?”

    他猛的站了起來,像是一只炸毛的小貓,“我沒病!我的精神狀態很好沒有過就醫記錄,我的意識很清醒!”

    “可是你找不到自己的家,通常這都是喝斷片才會生的事情。”

    聽到這句話,汪凌無力的坐到了板凳上,他的手用力抱著自己的頭,“我也不知道,我的家明明就在這里,我從高中開始就住在這里,可是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打開門以后就不是我的爸媽,而是陌生的人。”

    他的語極快,眼淚又開始流淌下來,說到最后終是哽咽的說不出話了,“我的家呢,我爸媽去哪里了啊。”

    “對了,你們是民警呀,你們一定可以幫助我找到他們的!”他猛的跳了起來,沖到了桌子前,一副祈求的望著兩位,“求你們了,幫我找到他們吧。”

    “你的身份證給我一下,”

    那個年紀較大的拿過了汪凌的身份證,打開公民系統輸入了身份證號,看著屏幕上跳出來的信息后,不免皺起了眉頭。

    那還是汪凌高考前辦理身份證的照片,青澀的臉龐配上乖巧的斜劉海,臉上充滿了年輕和朝氣。

    只是,他的信息上清晰的寫著兩個字,“孤兒。”

    兩個民警看過后都陷入了沉默,一時間也有些不知道該說什么。

    汪凌著急了,“你們怎么不說話啊,你們找到他們沒有,他們是不是偷偷搬家了?”

    看著汪凌焦急的臉,年輕民警嘆了口氣,把屏幕轉向了汪凌的方向。

    “什么?”看到那兩個字后,汪凌張大了嘴巴,手和腳都茫然不知道該往哪里安放,他用力的搖著頭,“你們這系統有問題吧,這錯的也太離譜了點吧,我和我爸媽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啊!!你們告訴我,我他么是個孤兒??”

    他掏出手機,手因為太過顫抖

    (本章未完,請翻頁)

    整整解鎖了好多次,他點開了手機的相冊,快的翻找著。

    “你們不相信我,那我就給你們看照片,我們過年的時候才剛剛拍的合影。”

    可是,當他找到那些照片時,上邊只有自己一個人,哪有第二個人的身影。

    汪凌難以置信的將其放大,再放大,可是不管他再怎么嘗試,那些他記憶中的合影,完全只是他一個人的照片。

    爸媽兩人,已經從他的世界完全消失了…

    他忽然一把搶過了自己的身份證,拿起背包就要向外邊跑,“你們找不到的話,那我就自己去找!!”

    可是,民警們早就很有先見之明的用鑰匙將門鎖住了,汪凌無論如何用力都打不開。他手上一松,背包掉落在地上,額頭撞在門框上出了咚的悶響。

    只有最傷心的事情,才會讓一個堅強的男孩嚎啕大哭,他貼著門框一點點滑落下去,跪在地上,嘴中不知道念叨著什么。

    “要不先把他送去醫院?”年輕民警試探性的問道。

    “你把一個正常人送去精神病院?”

    “可是哪有正常人會捏造兩個親人出來?”

    另一位民警瞪了他一眼,“小孩子你懂個屁,工作上生活上收到什么挫折的話,再加上如果童年有陰影,很容易就崩潰的。”

    汪凌翻了個身,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他聽到了兩人的談話,但是已經什么都不想說了。

    看國產電影的時候,就經常會有這種無厘頭又狗血的劇情,不過汪凌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這種橋段竟然會生在自己的身上。

    小民警還是有些看不下去了,他走到汪凌身邊,用力想將他攙扶起來,誰想汪凌那被血脈改造過的身體,此時已是力量全無。像面條一樣軟,死沉死沉的,小民警一人竟是根本就扶不起來。

    最后還是兩人合力,才將汪凌架回到位置上。

    “這樣吧,你看你有沒有家…朋友可以過來接你的,我們可以先幫助你找個住的地方,不過你不要再往別人家跑了。”

    汪凌搖了搖頭,他要打給誰,他還能打給誰?

    半晌以后,他按下了冰寧的名字。

    ……

    當冰寧接到汪凌來電的時候,是有幾分警覺的,因為汪凌需要聯系她的話直接通過虛鏡就可以了,接起來以后,她并沒有立刻說話,而是靜靜地聽著。

    電話通了,汪凌張張嘴,好一會都說不出話來,最后還是冰寧打破了沉默。

    “汪凌?怎么了,你…哭了?”

    電話那邊,隱約可以聽到窸窸窣窣的啜泣聲。

    “我…我找不到家了。”

    帶著濃重的鼻音,汪凌模糊不清的說。天知道要他說出這句話,需要多么大的努力。當他這么說的時候,也就相當于,他必須要承認自己已經沒有家了,即便他的內心完完全全的都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什…什么?”

    民警將手機接了過去,看了一下上邊顯示的名字,“您好,我們是林泉街道派出所的民警。您的朋友汪凌先生恐怕是把自己搞丟了,你看你是否方便來把他…”

    “我現

    (本章未完,請翻頁)

    在就過去。”冰寧根本沒有任何猶豫,說完后就掛斷了電話,只留下兩位民警面面相覷。

    “小伙子,你還是有在乎你的人啊,不要那么悲觀。”

    汪凌大概根本就沒去聽他說的到底是什么,他木然的坐著,無法從他的眼中看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當冰寧趕到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上午十點,她趕了最早的班機,中途又更換了高鐵,幾乎馬不停蹄的就趕了過來,背后跟著一臉苦逼相的冷睿。

    當冰寧聽明白意思的后,她立刻就意識到事情絕對沒有那么簡單,汪凌也基本算是久經考驗的專員了,如果不是特別異常的情況下,絕對不會出現這樣的狀態。

    于是她直接殺進了冷睿的公寓,在其室友貓在被窩中瑟瑟抖的目光中,將睡夢中的冷睿拖了出來。

    “汪凌你這個小子,到底怎么回事害得我們冰大小姐一路擔心,更是害得小爺我跟著受苦受累。”冷睿甚是不滿的一邊大聲嘟囔一邊跟在冰寧身后。

    結果,被冰寧回頭一巴掌扇在了腦門上,他看到眼前的汪凌后立刻也自覺的閉上了嘴。

    冰寧看著汪凌,一股心酸的感覺綜上了心頭。

    只是短短一夜的時間,汪凌看上去就像整個瘦了一圈下去,圍繞著深色的黑眼圈的眼睛中滿是通紅的血絲,而房間內則充滿了酒氣和煙霧。

    汪凌靠著墻根坐在地上,四個空瓶躺在他的腳邊,正是他買給自己爸的好酒,滿地的煙蒂和煙灰。

    聽到開門聲,汪凌緩緩轉過頭看過去,現是冰寧和冷睿后,情緒又有些不平穩,嘴角不停的抽動著。

    “你們……你們還在,你們還沒消失啊。”抽了太多的煙,他的嗓子已經充血,說話的聲音含糊而沙啞。

    冰寧走到汪凌身邊蹲下,一股刺鼻的酒味直沖鼻腔,但是冰寧并沒有反感,她伸手在汪凌的頭上抓了抓,“這個樣子,是想讓我消失嗎?”

    汪凌鼻子一酸,眼圈又紅了,抬了抬手,還是沒敢有什么動作。

    喝了一夜的酒,他的精神現在十分的恍惚,他害怕當自己伸過手去后,卻現冰寧也只是自己的幻覺,其實自己依舊是獨自一人。

    冰寧輕輕讓汪凌靠在自己的肩頭,手臂摟住了他的肩膀,“不要怕,我在的。”

    汪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只是靜靜的靠著冰寧,感受著從她身上傳來的那熟悉的香氣。

    冷睿并沒有干站在那里,他把空間留給了兩人,自己出去買了一大堆粥和包子,因為太過著急,他和冰寧兩人到現在一口水都沒喝,而汪凌更是需要些實在的東西墊墊肚子。

    在這段時間內,冰寧也從汪凌口中聽明白了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有兩人在身邊,汪凌的情緒也終于是平復了一些,他喝了幾口粥后就躺在床上昏沉沉的睡著了,從他痛苦的表情和緊繃的嘴唇來看,他睡得并不踏實,但他實在是太累了,一整晚的時間里,陪伴他的只有無盡的黑暗和孤獨。

    冰寧把事情轉述給了冷睿,兩人都十分的吃驚,這件事已經完全出了兩人的想象,因為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生的事情。

    (本章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11选六有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