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重生嫡女巧當家 > 第五百八十五章 再次圍剿天玄教
    原本坐在地上的慧寧縣主,見到王鐵柱之后,居然站起了身,面上也露出了笑意,快步迎了上來,“鐵柱,你回來了?”

    王鐵柱看到慧寧縣主便微微皺了皺眉頭,但還是任由慧寧縣主抓住了自己的手臂,沒有推開她。

    叉腰大罵的婦人見到了自己的兒子,也總算是熄了火,瞬間變臉喜笑顏開的開口問道,“兒子,怎么這個時候回來了。”

    想著她們這一副模樣讓主子們看了去,王鐵柱到底還是要面子的,面上自是沒什么好臉色,悶悶開口應道,“路過,娘,您能不能收斂一點,這大街小巷的人都看著呢,您不要臉面兒子還想要呢。”

    婦人顯然是疼兒子的很,一改之前兇悍的態度,賠著笑應道,“好好,娘改,娘改,走吧,先回去,娘給你做好吃的。”

    王鐵柱想著王妃說的給自己放假,便點了點頭,往巷子里面走去,而慧寧縣主從王鐵柱出現,便自始至終的抓住他的手臂沒有松開。

    姬如歡看著他們一家人離開,忍不住感嘆道,“還是這家人厲害啊,以前那張揚跋扈的慧寧縣主,居然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不想一旁同樣看熱鬧的婦人居然接口應道,“可不?這王鐵柱也是個真爺們兒,當初那什么縣主剛來了他們家,趾高氣昂的那可不得了,結果被王鐵柱收拾的臉上青一塊紫一塊,如今可算是老實了,只可惜她肚子里的孩子,哎,到底是讓這作精給作沒了。”

    姬如歡眼角抽了抽,沒有回應一旁婦人,打女人這事兒,她實在有些不認同,但是挨打的人是慧寧縣主,她又有些幸災樂禍,在心里默念了幾句不應該, 才開口對身后的人說道,“走吧。”

    這一段小插曲,并沒有影響姬如歡他們繼續逛街,兩個人逛了一圈,買了不少年貨,便打道回府了。

    回了家里,姬如歡掰著指頭算了算了,開口對一旁看書的九皇叔說道,“風長止他們出去四五天了吧,怎么還沒有消息?”

    獨孤馳硯把書放下,開口說道,“消息倒是有傳回來。”

    姬如歡不滿應道,“有消息您怎么不跟我說一聲呢?到底如何了?”

    獨孤馳硯無礙應道,“這不是有消息也等同于沒消息,才沒跟你說,倒真是讓那小屁孩兒給猜中了,人都在那兒,只是有了上次的教訓,對方明顯防衛森嚴了不少,風長止一直沒敢輕舉妄動。”

    姬如歡皺起了眉頭,“那要怎么辦,不可能就這么一直僵持著不動吧?”

    獨孤馳硯抿唇應道,“我明日打算上朝一趟,調用京都禁軍直接把那里圍了。”

    姬如歡詫異的看著九皇叔,隨即朝著豎起了大拇指,“你真是太壞了。”

    獨孤馳硯好笑的看著口不對心的動作,應道,“那算了?”

    姬如歡應道,“那怎么行,關系到大明安危呢,保衛大明京都安危,本就是禁軍職責。”

    當今皇上一直把禁軍牢牢把在手里,可算是他在京都的唯一倚仗了,獨孤馳硯直接把禁軍調去對付先皇后和天玄教,簡直就是抽他的筋剝他的骨了。

    然而要對付的是先皇后和以大周祭司為首,在大明多次作亂的天玄教,皇上即便是不樂意,恐怕也不得不答應,不然妥妥的給他扣上一頂放虎歸山助紂為虐的帽子。

    畢竟就如今的大明陛下,已經被他三番兩次的動作鬧騰的深不得朝臣們的心了。

    第二天一早,一直對外宣稱養傷的賢王再次上了朝,一路上見著賢王的朝臣們,都客氣的的跟賢王打著招呼。

    賢王面上雖沒什么表情,倒還是會不冷不熱的頷首回應。

    不少交好的朝臣湊在一起,小聲議論著,這位賢王,要么不上早朝,一上早朝,定然有大事發生,今日早朝,只怕又不太平了。

    果然,朝堂上賢王便直接提出,讓皇上派禁軍剿滅先皇后殘黨和天玄教余孽。

    當時皇上面色就變了,這朝堂上的人誰知道,這禁軍是皇上在京都握在手里的最后一張王牌。

    若是賢王將皇上手里的這最后一張王牌都奪了,朝中輔臣也徹底的跟皇上離了心,不再聽從皇上擺布,這皇上可就真的剩下個空殼子了。

    皇上即便是不樂意也不能直接拒絕,還得顧忌朝臣,只得開口讓三皇子帶御林軍前往,卻是直接被賢王以御林軍年后可能要派往南陽為借口給否了。

    當初皇上硬要借調御林軍支援南陽軍,收回南陽失地,如今卻成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皇上就這樣被賢王硬逼著在朝堂上交出了禁軍兵權,還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裝都裝不下去,整張臉都黑了。

    只可惜賢王卻不會因為他黑了臉而給他任何反轉的余地,借口圍剿之事半刻不得耽擱,便直接拿著兵符離開,調兵出京去了。

    既然禁軍到了皇上手中,禁軍統領自然是換成了皇上的人,只可惜這位賢王卻是一點不會顧及他皇上心腹的身份,完全不將他這統領看在眼里。

    禁軍統領便眼睜睜看著賢王帶著人領了禁軍離開,卻是把他這個禁軍統領及一干將領留在了營地。

    在那些普通禁軍的眼里,不管是賢王還是賢王妃,都是他們心中的傳奇人物,他們心中的英雄。

    在他們眼里,是賢王夫妻二人拯救了大明,他們不會管那些君臣之間的勾心斗角,他們心中的英雄要領著他們去打仗了,作為一名大明將士,他們只有說不出的興奮和自豪。

    他們大多都是普通的士兵,其實也想跟邊境的將士一樣,能為保衛大明出一份力,而不是為了那些個達官貴人的勾心斗角權利斗爭而喪命。

    姬如歡也很是無奈,九皇叔手臂上的傷還沒結痂,這就又要帶兵前往。

    可是姬如歡也知道,這事兒還真沒辦法指望別人,禁軍是皇上手中的隊伍,禁軍的將領大多都是皇上的人,他們肯定不能用。

    但若是臨時派個人,這些禁軍也不一定會服從新派之人的領導,最好的辦法,還是賢王親自領兵過去。

    最后姬如歡還是穿上了她的戰甲,跟著九皇叔一起,領著禁軍出了京都。

    比起姬如歡的無奈,顯然這些禁軍兄弟們卻特別的興奮,聽得賢王賢王妃說這才的任務異常危險,很有可能會喪命,也沒能撲滅他們激昂的斗志。

    姬如歡看著這些大明可愛的將士們,似乎又看到了當初跟她一起奮戰沙場保衛大明的將士,心里也很感動,待他們也更親和,倒是很快就跟禁軍們打成一片。

    他們帶著禁軍是趁著晚上悄悄出的京,這樣也不會引起交大的騷動。

    之后便趁夜悄無聲息的摸到了離京都八十里外的小鎮,暫時跟風長止他們匯合。

    為了不打草驚蛇也不傷及無辜,風長止早就派人將小鎮上的百姓悄無聲息的送去了他處暫避,這小鎮則暫時被他們借用成營地。

    風長止帶著他們去了他暫住的民居,里面居然還臨時做了個沙盤。

    姬如歡看著那沙盤,詫異開口說道,“你們準備的倒是挺充分啊,沙盤都做好了。”

    風長止很是無奈,“他們所在之地地形實在復雜,易守難攻,咱們已經想過許多辦法,卻是因為復雜的地形,不敢輕舉妄動。”

    姬如歡便跟著九皇叔坐到了沙盤邊上,開始研究面前的沙盤。

    風長止則給他們介紹起了周邊的地形,“他們在這山崖上,后面是萬丈懸崖,肯定上不去,前面就這一條懸崖邊上的羊腸小道,時刻都派人輪流把守,且你們看這里,是個斜坡,咱們只要從這條道攻上去,只要他們的人在斜坡上發動攻勢,咱們定然損失慘重,且不一定能攻上去。”

    姬如歡看著沙盤皺起眉頭,開口說道,“他們倒是會挺會找,找了這么個藏身之地。”

    獨孤馳硯抿唇應道,“總會有辦法的,今日先休息,明日咱們去那周邊看看。”

    暫時在小鎮上休整了一晚,第二天風長止便帶了幾個人高手給他們帶路,一小隊人馬先行去了那附近探路。

    一行人悄無聲息的摸到了天玄教藏身地所在山崖的對面山頭,風長止指著對面說道,“就在那山崖中間,有一大塊兒平地,他們在那里休了不少房子,這邊都看得到房頂。”

    姬如歡看著對面山崖,開口應道,“這么多房子,看來這地兒是個老巢了。”

    獨孤馳硯看著那山崖,若有所思,好一會兒才開口說道,“他們吃喝怎么解決的?”

    風長止應道,“應該囤了不少糧食,出了屋宇剩下的地都開墾種了莊稼蔬菜。”

    獨孤馳硯繼續問道,“水源呢?”

    風長止應道,“這個我倒是沒怎么注意。”

    倒是他身后的侍衛開口說道,“屬下倒是有留意到,對面山上有一股水源,應該的流向了他們那處山崖。”

    獨孤馳硯滿意應道,“那就好辦,從水源下手,給他們下點料,咱們再堵住出口即可。”

    風長止興奮的一拍手,“少主聰明,我怎么沒想到呢。”

    姬如歡笑著諷刺道,“是你太笨。”

    風長止幽怨的看了一眼姬如歡,便開口說道,“我這就去安排,定然給他們下點猛料。”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11选六有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