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靈緣界 >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夫妻暢談
    坐在云兒背上,穿行在云霧之中,沐青和白仙兒很快找回了當年的感覺。

    云兒很有眼色的飛得又穩又慢。

    待一番激情漸漸消退,沐青枕在白仙兒如羊脂似美玉的腿上,微瞇雙眼,好不愜意。

    白仙兒由他枕著,忽而道:“小家奴,你娘說的那事,你是怎么想的?”

    沐青嘿嘿一笑,道:“你答應我,別窺視我的思想,我就開始想這個問題。”

    白仙兒噗嗤一笑,道:“好好,我不看就是。”

    沐青裝模作樣的想了半天,擺出一臉鄭重,道:“所謂不孝有三,無后為大,我是個大孝子,修為又這么高,機緣這么好,那自然是得妻妾成群,看看哪個能給我生下個一二半女來!”

    白仙兒一把扭在他的耳朵上,狠狠的道:“你敢!”

    沐青立刻敗下陣來,服軟道:“得得得,我不想美事了還不成!”

    白仙兒知他在打趣,自不會真的氣惱,卻是面現憂色,道:“說實話,你該有個后人,可是你娘也說,你那些……表妹是不行的……”

    沐青對“表妹”這個稱呼還是感覺有些別扭,道:“那不就得了,我這一生,有你和瀾姐就夠了,等到了上界,找到救活瀾姐的法子,然后再想辦法打開那個什么穿界門、折虛道,把你,把娘、師父,還有我們這一大幫都接上去,然后,我們三個,還有娘、鈴兒妹子,還有師父就去隱居,若是玉坤大哥想跟來,也就跟來,若是淼淼想來,也就來,我估計諸葛前輩是不會跟我們湊熱鬧的,楚江笑那個家伙想來我也不同意,他臉上沒半點暖意,看著心里就發麻……鐵冰潔和冷梅這對師徒倒是不招人討厭,還有彭松甘判兩位師兄,有他們在就熱鬧了……等我們不修煉的時候,就結伴出游。上界……心月狐……定然是很大很大的……”

    說著,沐青臉色掛上了一絲神往。

    白仙兒聽了沐青這番宏偉規劃,不由好笑,道:“你想的美!你要打開封界陣,就會得罪那三個超級大宗,你還想踏踏實實的隱居?”

    沐青輕嘆一聲,道:“你說的也對!不過,若是我修為再升,到了上界那些人也不敢招惹,還是能做到的。”

    白仙兒道:“到了那個時候,你還會有新的目標的。靈域的上面,不是還有仙域嗎?”

    靜了片刻,沐青嘆道:“哎,現在想這些作甚。見步行步就是了。”

    白仙兒臉上忽而閃過一絲憂色,道:“青,你的機緣太好了……”

    沐青一時沒有把握到白仙兒這句話中的意味,隨口道:“那不好嗎?怎么聽你這口氣,好像機緣好是個天大的禍事?”

    白仙兒想了想,終于還是開口解釋道:“你短短兩百年,就修到了靈神期,又在神念觀想中見到了那位真仙,得了個大機緣,想必終是可以得登大道,修成不滅之境,而我們這些人……”

    沐青知道自己在神念觀想中的那些情況能瞞住別人,卻瞞不住白仙兒,這些天,自己時不時的就會想起此事,白仙兒定然是看到了眼中。

    聽白仙兒如此一句,他終于想明白白仙兒憂在何處,不由笑道:“仙兒,你是怕你的修為跟不上我?早我仙去?”

    白仙兒將視線投向那無邊的云海,悵然道:“仙凡之別,你體悟的明白,可就算同是仙,修為境界相差巨大,和仙凡之別又有何差?不過是多些歲月罷了,終是要分開的……”

    聽出了白仙兒話語中的凄然之意,沐青解勸道:“仙兒,你別想那么多!這可不像你的風格啊!什么時候變得如此多愁善感了?”

    白仙兒憂色不減,道:“就在我認為我失去你的時候……”

    “我這不又活蹦亂跳的回來了嗎?”沐青繼續寬慰。

    白仙兒輕輕搖頭,道:“青,我不是擔心自己,我是擔心你。”

    沐青終于真正聽懂了,不由微微一愣,心道:若是有一天,仙兒壽元耗盡,只留下我一人……還要娘親、老師、閆巍、嚴天心、瀾姐他們,最后,若是就剩下我一人……即便這修仙之路可以走到極致,那又有何興趣?

    如此想著,忽而又想起了水月夫婦。沐青感覺自己能體會到水無心對月天霜的那份愛戀了。

    緊接著,又想起了被困古圣法界的磐石,他當時說:活的太久,活夠了……

    想到此處,沐青也有些神傷。

    白仙兒抬手撫摸著沐青的面頰和那滿頭銀發,反而寬慰起他來,道:“所以,我想到了這些,就提前告訴你,讓你有個心理準備。總有一天,你會將我們這些人都甩在身后。或許,就連五靈也會漸漸跟不上你的步伐。修仙之路,注定是孤獨的……所以,我是真心希望你能留下點血脈……”

    頓了頓,又道:“本界沒有九仙族了,但那四圣五絕的血脈,上界或許有啊,就算上界沒有,仙域總是有的,到時候,你就去找一個九仙族的小狐貍精……”

    說著,白仙兒被自己逗笑了。笑歸笑,但她說的是真心話。

    沐青翻身坐了起來,直勾勾的盯著白仙兒看,看了半天才道:“仙兒,你提醒的對,這不是個事兒,得改!”

    白仙兒苦笑道:“改?怎么改?你可以把控自己的修為,還能把控別人的?就算是有那種渡靈秘術可以將自己的壽元平分給別人,那也是有限制的。你拉別人一次可以,難道能一直拉著?你拉一個兩個可以,難道能拉上所有人?”

    沐青正色道:“有灌頂之術!我知道的,只有施法之人比受法之人高出一個大境界,就可用灌頂之術提升對方的修為!”

    白仙兒又是一笑,道:“你自己也說了,要高出一個大境界。靈神期只能給靈元期灌頂,靈神期和靈元期的壽元差多少?要是境界再高,想必壽元差的就會更多。”

    沐青有些語塞,想了想才道,“或許拉不上所有人,但少拉幾個是沒問題的,大不了用丹藥堆!”

    白仙兒又是一盆冷水潑來,道:“你自己就是丹道大師!”

    沐青更加氣悶了。白仙兒說的不錯,丹藥這東西,能提升修為,也能輔助沖擊境界。但畢竟只是輔助,沖擊能不能成功還要看個人的資質和領悟。

    看著沐青的樣子,白仙兒有些心疼,轉言岔開話題,道:“算了,反正日子還長,先不想這些了。對了,你跟我說說,關于那位牧天,你是怎么想的?”

    沐青深吸一氣,將剛才這股煩悶壓了下去。白仙兒說的有理,現在想的再多,也無法預計到幾百幾千年后的事,想了也是白想。

    關于牧天,沐青這些天確實總在想。

    在神念觀想中匆匆一面,有幾個細節總令沐青隱隱感到有些不安。

    第一,牧天說他不在本仙域。可五靈說,上界二十八靈域的上面,就是仙域,而牧天自己也說了,他“和覆天等諸位道友合力定鼎四方仙域,二十八靈域,使周天寰宇歸于秩序”,這話里的意思是說,這周天寰宇都是他和覆天等人定好的,他們這些人應該可以想去哪就去哪才對。那么,他說他不在本仙域,一時回不來。他去了哪里呢?

    第二點更加重要,這要結合著第一點來看。牧天當時自說自話的說了一句“是誰守在這邊呢?哦……想起來了,是他,應該無事吧……”。在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中帶著不確定。那么,是誰守在這邊?為何守在這邊?難道這邊有什么危險?

    第三點則令沐青心中的擔憂更加明確了幾分,就是牧天突然要離去,匆匆說了一句“我這邊有狀況”!那么,他那邊是哪邊?又是什么狀況能讓他這樣一個定鼎四方仙域的真仙大能都輕輕的蹙了蹙眉頭?

    如此想著,沐青將自己的擔心說了出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11选六有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