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 > 第四十一章 不拋棄,不放棄(全)
    大師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想要殺你的敵人只會在你魂力最強的時候來么?”

    戴沐白愣了一下,大師簡單的一句話卻令他無言以對。

    大師繼續道:“明知道奧斯卡有蘑菇腸可以提供,你為什么要給馬紅俊吃下蘑菇腸的機會?如果一開始你就阻止他,或者盡量節省自己的魂力,這場贏的就應該是你。”

    馬紅俊勾著奧斯卡的肩膀,“爽,真爽,沒想到我有一天也能贏得了戴老大。怎一個爽字了得。小奧,你這香腸還真是好用。”

    奧斯卡嘿嘿一笑,“那是當然,怎么說咱現在也是魂尊。”

    大師冷冷的看著二人,“你們很得意么?馬紅俊,我問你,奧斯卡的飛行蘑菇腸失效的時候,你為什么任由他掉落地面?如果這時候戴沐白還有一擊之力,將其擊殺,你怎么辦?”

    “我……”馬紅俊目瞪口呆的看著大師。

    大師轉向奧斯卡,“還有你。一個食物系魂師,最重要的就是在任何情況下盡可能保住自己的生命。他不主動幫你,你不會抓住他的身體繼續漂浮在空中么?如果戴沐白是在魂力充足的情況下,第一個就把落下來的你解決掉。如果是敵人,你現在已經死了。魂尊?就算是封號斗羅級別的食物系魂師,在戰魂師面前也是脆弱不堪。”

    戴沐白、奧斯卡、馬紅俊三人面面相覷,誰也說不出話來。

    大師的聲音平淡而冷靜,一針見血的指出了他們之前的失誤。

    “小三。”大師轉向唐

    唐三趕忙上前一步,“老師,我在。”

    “說說你和小舞一戰的感受。”

    唐三臉上一紅,“老師,我錯了。我不該大意,中了小舞的第二魂技魅惑,以至于陷入被動局面。在不知道她第三魂技是什么的情況下貿然釋放出蛛網。令自己陷入更加被動的局面。”

    大師點了點頭,“知道錯了就好。你的錯誤才是最嚴重地。獅子搏兔尚需全力,你竟然在動手之初就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過,如果敵人的攻擊再凌厲一點,你也死了。記住,控制系魂師不只是要控制敵人,同時也要控制自己。”

    最后。大師看向小舞,“你的第三魂技應該是瞬移吧。不過有距離限制。如果我猜得不錯,這應該是閃電兔的能力。你的第三魂環是一只千年級別的閃電兔。瞬移這種魂技,在所有魂技中。屬于最為難得地幾種之一,你給了我很大的驚喜。同時,瞬移配合你的柔技,殺傷力將大幅度增加。但是,為什么在你纏上唐三脖子的時候就斷定自己已經獲勝?如果那時候你小心一點,在看到唐三施展第三次蛛網束縛地時候,不要急于求成,先瞬移離開他的攻擊范圍再繼續發動,那么你已經勝了。而不是被重新控制。”

    小舞悄悄的吐了吐舌頭,卻一句話也不敢反駁。

    大師僵硬的面龐上臉色很難看,“這就是所謂的怪物天才么?你們今天的表現讓我很失望。每個人都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錯誤。現在,你們全體都要受到懲罰。跑步前進。相互監督,不得使用魂力。從學院跑到索托城再跑回來,在中午飯前,我要求你們跑完十個來回。什么時候跑完,什么時候吃飯。唐三,你的錯誤最嚴重,所以你跑十二個來回。立刻行動,開始。”

    唐三第一個跑了出去。大師的話對他來說和命令沒什么區別。

    小舞、戴沐白、奧斯卡、馬紅俊緊隨其后。大師連自己地嫡傳弟子都罰了。而且罰的最重,他們還有什么可說的?更何況大師指出的錯誤對他們來說都是極大地失誤。

    “學院大門處有準備好的巖石。你們每人背負一塊,負重跑。你們要記住,你們是一個團體,如果有一個人沒有完成懲罰,那么,所有人都沒飯吃。”大師強調了一句。

    雖然不能使用魂力,但他們都是魂師,魂力多年對身體地改造,令他們的身體本就比普通人強很多。只是跑步的話,那就達不到大師的目的了。

    從學院到索托城距離不算太遠,但也有三、四公里左右的距離,來回十次,那就要有六、七十公里左右了,再加上負重,絕不是一件輕松的事。

    看著唐三五人跑出去地身影,寧榮榮不禁吃吃笑了起來,不過,她地笑容并沒有維持太長時間。

    “你們怎么不跑?”大師冷冷的聲音響起。

    “呃……,我們也要跑?”寧榮榮吃驚地看著大師。

    大師道:“我剛才說的是,你們全部都要受到懲罰。”

    寧榮榮頓時有些急了,“可是,這不公平,我和竹清并沒有犯錯啊!”

    大師淡然道:“我問你,他們是你什么人?”

    寧榮榮愣了一下,“同學,伙伴。”

    大師道:“有一句話叫同甘共苦,你聽過沒有?你們是伙伴,想要成為可以將自己后背交托給對方的伙伴,你覺得自己應該看著他們受到懲罰而自己休息么?”

    “我……”寧榮榮啞口無言,而朱竹清此時已經跑了出去。

    當七人先后來到學院門口的時候,他們發現,大師對他們的懲罰還是區別對待的,或者說,早就已經準備好了。

    七個用竹子編織而成的竹筐里放著大小不同的石頭,每一個竹筐上都有背帶并且寫著名字。

    其中,唐三、戴沐白、馬紅俊三人竹筐里的石頭是最大的,小舞和朱竹清、奧斯卡三人次之,寧榮榮竹筐里的石頭最小。

    當寧榮榮看到竹筐里的石頭時,心中的不滿頓時降低了幾分,心中暗想,這大師也不算太不近人情。

    大師看著背起竹筐跑遠的七人,僵硬的面龐上不禁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

    “在不使用魂力的情況下負重長距離跑,這懲罰是不是重了點?那可是數百公里。別說中午,天黑恐怕他們也完不成吧。沒想到你比我還狠。”

    弗蘭德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來到了大師身邊,有些擔憂的說道。

    大師淡然道:“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我仔細計算過他們的身體狀況。不會累壞他們的。更何況,你認為他們早餐吃的那么好,就白吃了么?不經過同甘共苦的階段,他們怎么能成為將后背相互交托的真正伙伴?”

    弗蘭德舉起雙手,做出投降狀,“行,都聽你的。你看著辦吧。我知道,你甚至比我更看重這些孩子。不過,我不得不再次提醒你,學院的經費有限。”

    大師冷哼一聲,“活人還能讓尿憋死?你以為我是你么,堂堂魂圣,連一個學院的經費都弄不到。”

    弗蘭德微怒道:“那是我不想卑躬屈膝的依附他人,否則,以我的實力大富大貴也并非難事。我到要看看,你怎么解決這個問題。你那張臉皮可比我還薄的多。”

    大師斜了弗蘭德一眼,“那你就等著看好了。”

    背上竹筐,唐三和戴沐白二人一馬當先狂奔而出。直到跑起來,他們才意識到這個懲罰果然很重。

    如果可以使用魂力,六、七十公里的距離半天的時間對他們來說并沒有什么問題,甚至很輕松就能完成。可是,在不使用魂力還要負重的情況下,那就不是容易能夠完成的了。

    “沐白,我們先停一下吧。”奔跑中的唐三突然停下了腳步。此時,才跑出不遠,他的額頭上已經微微見汗。

    兩人之前雖然都消耗了魂力,但此時是不使用魂力的奔跑,在體力上,他們顯然是史萊克七怪中最好的,此時,小舞、馬紅俊和奧斯卡已經落后數百米了,后面的朱竹清已經追上了他們的腳步,寧榮榮落在最后面。

    “小三,怎么了?”戴沐白也停了下來,有些疑惑的看著唐三。“十個來回可不短呢,趕快跑吧。”

    唐三道:“沐白,還記得么?老師剛才在我們出發之前說過,我們是一個整體,他要求我們共同完成這次懲罰。你看,竹清和榮榮也和我們一起受罰了。除了我要跑十二個來回以外,你們也必須同時完成。以我對老師的了解,這次他不只是要懲罰我們,同時也是讓我們鍛煉身體,昨天老師才和我說過,身體是魂師的基礎,我能夠越級吸收人面魔蛛魂環,就和身體素質有關。更加重要的是,這次懲罰恐怕也是老師對我們的一次考驗,他要考驗的,就是我們的集體性。我們是一個整體,論體力,或許你、我能夠支持,可他們卻未必。我看,我們必須要想些辦法,看如何能夠讓大家共同完成這次考驗。”

    作為大師的唯一弟子,唐三對大師顯然是最了解的。聽了他的話,戴沐白緩緩點頭,“恐怕真的是這樣,等他們上來,我們先商量一下。”

    很快,后面的五人跟了上來,唐三將自己對今天懲罰的看法又說了一遍。

    奧斯卡眉頭微皺,道:“我認為唐三說的很對,大師應該就是要考驗我們。我們的負重有所不同,應該是大師刻意計算了我們體力能夠承受的極限范圍。像唐三和戴老大的情況應該是在極限承受之內能夠完成的,甚至還會有體力留存。像胖子應該是剛好達到極限。自然也有超過極限承受范圍的。只有大家通力協作,才有完成的可能。那超過承受極限的負重,恐怕就有我一個。還有榮榮。”

    說到最后,他不禁面露苦笑,跑出來才兩公里,他已經感覺到背上的竹筐越來越沉,額頭見汗,后面還有那么長的距離,他自問是肯定堅持不下來的。

    胖子馬紅俊大大咧咧的道:“不如我們作弊吧。我們偷偷吃點小奧的恢復香腸,害怕體力不足嗎?”

    “作弊?”奧斯卡沒好氣的瞪了胖子一眼,他是聰明人,絕不會做傻事,“胖子,我只問你一句,你能肯定大師沒讓其他老師監督我們么?要是萬一作弊被發現,恐怕就不是現在的懲罰這么簡單了。而且,大師對我們進行這樣的懲罰,一定有他的深意,只會對我們好。現在我們要想個辦法,盡可能的節省體力。”

    唐三突然開口道:“老師雖然讓我們負重跑,不能使用魂力,我們七個人的總負重是這么多,只要能夠帶著這些負重完成懲罰自然就可以了。奧斯卡,把你的石頭給我吧。”

    奧斯卡愣了一下,嘿嘿一笑。“好兄弟。不過,現在還沒必要。我看不如這樣。我們七個人從現在開始,按照速度最慢的那個勻速跑,這樣大家就能夠聚集在一起,而勻速又是最節省體力的。等到誰堅持不住了,再相互幫助調整負重,這樣一來。就能夠盡可能的節省體力。你們看如何?”

    寧榮榮在一旁笑道:“小奧,沒看出來,你還挺聰明地。”

    奧斯卡臉上帶著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不知道我小時候被稱為聰慧小王子嗎?這算什么。”

    戴沐白在眾人中年紀最大。實力也是最強的,展現出老大應有的帶頭作用,“別廢話了。說話也會浪費體力,我們跑吧。就按照小奧說的辦。”

    當下,七人重新開始了他們的長跑之旅。

    毋庸置疑,在七人中,自然是作為輔助系魂師的奧斯卡和寧榮榮體力最差,眾人也就按照他們地速度跑了起來。勻速前行,朝著索托城的方向而去。

    第一個往返就在這種勻速中跑完了全程。

    真正跑起來。眾人才逐漸感覺到負重帶來的壓力。如果只是普通的跑步,就算不實用魂力,這一個來回六公里左右地路程對他們來說都談不上什么負荷。魂力對身體的改造令他們有著遠超常人的體能,就連奧斯卡和寧榮榮這樣的輔助系魂師也不例外。

    有了負重。身體明顯變得不適應,一個來回下來。寧榮榮和奧斯卡二人已經是汗流浹背,其他人也都露出了些許疲態。

    寧榮榮無疑是眾人中體力最差的,奧斯卡雖然也是輔助系魂師,但他畢竟突破了三十級,身體有了第三魂環在各種屬性上的加成,狀態要比寧榮榮好上不少。

    唐三和戴沐白身上的負重,是一塊十五公斤中的石塊。小舞、朱竹清和馬紅俊身上的負重是十公斤。寧榮榮和奧斯卡雖然只有五公斤,但此時他們地感覺卻像是背負著一座大山似的。身體越來越沉,只能咬牙保持著勻速。

    學院大門在望,令大家有些驚訝的是,大師正站在學院門口看著他們完成第一次往返跑回來。在大師身邊,還擺著一張桌子,上面放了一個大桶。

    “每個人喝點水,再繼續。”大師的話一向言簡意賅。

    桶內是溫水,略帶咸味,似乎是放了鹽。在大師地監督下,每個人只允許喝一杯溫水,立刻就督促他們再次踏上懲罰之路。

    隨著時間的推移,空中地大火球已經漸漸向當中靠攏,帶來的溫度也逐漸增加。喝了鹽水的眾人,體力得到了一些補充,唐三和戴沐白到沒什么,但奧斯卡和寧榮榮卻明顯感覺到自己恢復了幾分力氣。

    看著學員們漸漸遠去的背影,大師站在原地面無表情,但看到七人是共同回來的,他眼神深處明顯流露出幾分滿意。

    提著大桶朝學院內走去。此時的他,不僅僅是教導學員的老師,同時也是關心他們地長者。他要做地并不是虐待學員,而是讓他們得到真正的鍛煉。

    第二次往返、第三次往返,第四次……

    每一次眾人回到學院前時,都會喝到大師準備好,溫度適宜地鹽水。溫水容易吸收,鹽分補充排汗對體力的透支。哪怕是寧榮榮和奧斯卡,都感覺自己有些奇跡似的堅持跑完了四個勻速往返,除了喝水以外,中途并沒有任何停頓。

    但是,當第五次往返開始的時候,奧斯卡和寧榮榮的速度已經明顯慢了下來,他們眼前的景物已經開始變得模糊,雙腿像灌鉛了一般沉重。背后的竹筐更像是山岳般帶來這重力。

    在勻速的情況下,其他人的體力還能保持,雖然此時每個人都已經汗流浹背,可精神卻保持的很好。

    “小奧,把你的石頭給我吧。”唐三向奧斯卡說道。

    戴沐白也同時向寧榮榮伸出了手。

    這一次,奧斯卡和寧榮榮都沒有拒絕,他們很清楚,自己的體力已經有些透支了,再這樣下去,恐怕這次往返也未必能堅持的下來。

    唐三和戴沐白的負重直接從十五公斤變成了二十公斤,竹筐里變成了兩塊石頭。五公斤看上去不重,但在體力大幅度消耗的情況下,這簡單的五公斤已經帶給了兩人明顯的負擔。勻速雖然仍能保持,但兩人的呼吸也明顯變得粗重起來。

    正好相反的是,失去了五公斤的壓力,奧斯卡和寧榮榮瞬間產生出了一種超脫一切的感覺,仿佛整個身體都輕的能飄起來一般,大口喘息幾聲,跑起來頓時變得輕松多了,不但恢復了原本的勻速,甚至還有些游刃有余的感覺。

    第五、第六、第七,三次往返就在這樣的情況下結束了。第八次往返開始時,已經整整過去了近兩個時辰的時間。此時的太陽已經偏離了正中。正午已過。

    每個人的呼吸都變得艱難起來,肺部仿佛像火燒一般灼熱,每邁出一步,地面上都會留下一個清晰的水印,那是他們身上流淌的汗液。從上一次往返開始,他們在學院門口補充的鹽水已經變成了兩杯。并且有著短暫休息的時間。大師并沒有催促他們,依舊在每一次往返之后給他們準備好溫鹽水。

    “不行了,我不行了。”說話的是馬紅俊,腳下一個趔趄,險些撲倒在地,胖子停了下來,雙手撐在自己的膝蓋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他那張胖臉已經變得一片蒼白,似乎每一次呼吸都已經極為困難。

    眾人先后停了下來,這一刻,大家竟然都說不出話。彼此對望,他們發現每一個伙伴身上的衣服都已經被汗水浸透。最為可觀的就要屬朱竹清了,她的年紀雖然在眾人中最小,但卻是三個女孩子中發育最好的一個,濕透的衣服緊貼身軀,勾勒出一條條驚人的曲線。

    可惜的是,現在誰也沒有精力去關注這份美景,一個個都站在原地喘息不停。

    本來唐三和戴沐白是不應該如此疲憊的,但他們身上多了寧榮榮和奧斯卡的負重,比起其他人來負擔更重。七個人中,唯一顯得輕松一些的倒是小舞,小舞也達到了三十級,但她的負重卻是和朱竹清、馬紅俊一樣的。再加上她本身體重就輕,此時也只有她還有些游刃有余的感覺。

    足足喘息了有接近五分鐘的時間,眾人才漸漸緩過來。

    馬紅俊忍不住道:“反正午飯也吃不上了,不如我們慢一點吧。我不行了,再跑下去,恐怕要累死了。”

    戴沐白皺眉道:“慢?你沒發現大師每次給我們準備的鹽水溫度都一樣么?可我們的速度一直都在降低。很明顯,大師是計算了我們體力情況的。跑回去太慢,恐怕還會有額外的懲罰出現。雖然大師對我們的訓練嚴厲了點,但他也是為了我們好。一定要堅持。胖子,把你的負重給我吧。”

    馬紅俊有些吃驚的看著戴沐白,“戴老大,你還行?”

    戴沐白挺起胸膛,“胖子,記住,男人不能說不行。拿來。”

    在戴沐白將馬紅俊背后石塊裝入自己背后竹筐的時候,唐三也來到了朱竹清身邊,雖然他不太明白為什么戴沐白不是幫朱竹清承擔負重,但他此時的身體狀況和戴沐白差不多,而朱竹清雖然嘴上不說,但明顯體力消耗也很大。

    “我來幫你吧。竹清。”唐三伸手向朱竹清背后的竹筐探去。

    朱竹清一擰身,讓過了唐三的手,“不用,我還能堅持。你比我們還要多跑兩圈,現在消耗這么大,最后怎么堅持?”

    唐三看著朱竹清愣了一下,他突然發現,她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冷。

    征程再次開始,這一次,眾人將速度再次降低,戴沐白雖然一聲不吭,但能夠明顯看出,他的步伐變得沉重了許多,每一步留下的汗水也是七個人中最多的。胖子帶給他的負重可是十公斤。在體力本就有些透支的情況下又將負重增加到三十公斤的程度,對他的體力消耗產生著巨大的影響。

    第八次往返結束,大師在提供給他們溫鹽水的時候,刻意看了一眼眾人背后的竹筐,卻什么都沒有說。

    第九次往返繼續,盡管沒有負重,但奧斯卡和寧榮榮的體力也已經達到了接近極限的程度,馬紅俊倒是恢復了一些,小舞還能堅持,朱竹清的腳步卻越來越慢了。反倒是唐三似乎咬牙挺過了自己的極限,看上去到并沒有透支的跡象。

    眼看著索托城已經在望,第九次往返就要跑完一半了。突然,戴沐白腳下一個踉蹌,整個人朝著前面撲倒下去。

    要是在以往,憑借戴沐白的實力。一挺身就能站直,可此時他的體力消耗的實在太嚴重了。

    唐三一直跟在戴沐白身邊,眼看著他要摔倒,趕忙一個箭步上前,扶住他地肩膀。

    戴沐白邪眸中雙瞳已經合一,這種情況唐三曾經在他們遇到危險的時候見過,這應該是一種極限的表示。

    戴沐白并沒有自己站穩。整個人都是靠在唐三的肩膀上,胸膛就像風箱一般劇烈的起伏著,整個人看上去已經接近了脫水的狀態。

    “戴老大,你怎么樣?”眾人趕忙圍了上來。關切的詢問著。

    唐三沒有吭聲,卻直接取出了戴沐白竹筐中最大地那塊十五公斤重的石塊,放入自己竹筐內。

    “小三,不用,我還能堅持。”戴沐白勉強站直自己的身體,眼中流露著堅毅的神光,看著唐三,“你連人面魔蛛魂環帶來那么巨大地痛苦都能支持,我為什么不能支持下去。我可以的。兄弟們。讓我們堅持下去,誰也不能掉隊。”

    一邊說著,戴沐白強行從唐三竹筐中拿出了自己那塊十五公斤的石頭,重新返回自己的竹筐內。

    “戴老大。把我的還給我吧。”馬紅俊突然開口了。此時距離全部懲罰結束。還有一個半往返的距離,誰都知道。戴沐白扛著三十公斤的負重是不可能完成的。

    寧榮榮突然上前一步,“還有我的,我這會兒也好多了,能夠自己背負。”

    唐三道:“榮榮就算了,胖子,你堅持一會兒。”

    馬紅俊自己地負重重新回到背后,給戴沐白減輕了十公斤的重量。在唐三的一再要求下。寧榮榮那五公斤的石塊也從戴沐白竹筐內到了他地竹筐之中,負重增加到了二十五公斤。

    征程繼續上演。每一步邁出,都是那么的艱難,戴沐白在少了十五公斤負重地情況下,憑借著他堅韌的毅力硬生生的挺了過來。

    第九次往返就在眾人的相互扶持下挺了過來,此時他們雖然依舊在跑著,可實際上,比起走路已經快不了多少。懲罰從開始到現在,已經過去了整整三個時辰。

    大口大口的喝著鹽水,七個人都像是從水里撈出來似的,大師依舊站在旁邊一言不發。

    戴沐白強打精神,“兄弟們,還有最后一趟,大家要堅持住。”

    奧斯卡突然開口道:“小三,把我的負重還給我。就剩最后一個來回了,我能支持。”

    唐三愣了一下,他突然發現,奧斯卡眼中似乎多了些什么。但看著他那正在不斷顫抖地雙腿,唐三搖了搖頭,“不用,我還能行。”

    奧斯卡走到唐三身邊,汗水不斷滴落著,但他此時地目光卻變得很堅定,“當我是兄弟,就還給我。我能行。”

    寧榮榮在一旁已經喘息的不行,小臉蒼白,但看著奧斯卡從唐三竹筐中拿出那五公斤地石塊時,還是忍不住說道:“小,小……奧……,你……今天……真像個……男人……。”

    奧斯卡此時累得已經笑不出來了,只能挺挺胸膛,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此時的史萊克七怪,體力都已經透支,但他們的神情卻沒有一個放松下來,有的時候,天才與庸才的區別,就在于意志力是否堅定。挺過一次極限,就意味著一切都會改變。

    懲罰的第十次往返終于踏上了征程,這一次,眾人已經實在跑不動了,只能勉強挪動著自己的腳步,一步步向前邁進。不行了么?不,行的,我們都行的。扛著背后的石塊,邁動著沉重的步伐,他們一步步朝著最后的目標前進。

    走出一公里,險些昏倒的奧斯卡,背后石塊重新回到了唐三的竹筐。

    走出兩公里,朱竹清背后的石塊到了小舞的竹筐內。

    走出三公里,寧榮榮昏倒,唐三將自己的石塊都給了戴沐白,背起了寧榮榮。

    返回一公里,奧斯卡昏倒,朱竹清拿回自己的石塊,小舞的負重到了馬紅俊竹筐內。寧榮榮到了小舞背上,唐三背起奧斯卡。

    返回兩公里,朱竹清昏倒,戴沐白勉強抱起她。

    距離終點還有不到五百米的距離,唐三已經掛在胸前的竹筐里,放著之前朱竹清的負重以及從戴沐白那里拿過來的十五公斤負重,背后背著奧斯卡。

    戴沐白背著朱竹清。

    小舞背著寧榮榮。

    馬紅俊帶著二十公斤負重。

    他們幾乎是一步一步挪移著朝終點走去。

    “放,放我下來吧……”寧榮榮虛弱的聲音在小舞背后響起,小舞腳下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在地,而寧榮榮也從她背上滑了下來。兩人相互攙扶,一步步向前走去。

    奧斯卡也從昏迷中清醒過來,掙扎著從唐三背上滑落,在唐三的攙扶下向前走去。

    朱竹清還沒醒,她雖然嘴上不說,但之前她透支的卻比奧斯卡和寧榮榮還要厲害,馬紅俊雖然胖,但體力卻比朱竹清好的多,戴沐白又幫他拿了一段距離的負重,情況自然要好得多。

    當然,此時的馬紅俊也已經到了極限狀態,匯合在唐三和奧斯卡身邊,三個人相互攙扶,一步步向前走去。

    如果被懲罰的是一個人,以寧榮榮、奧斯卡那樣的體力,恐怕早就已經堅持不住了。

    但懲罰的是七個人,在相互扶持,相互幫助下,他們心中的執著早已被激發。

    眼前的景物已經模糊,隱約中能夠看到那終點的存在,他們的身體,此時已經完全靠意志力的支撐才能繼續前行。

    唐三背著重重的石塊,雙手同時攙扶著馬紅俊和奧斯卡,幫他們支撐一部份體重。雖然不能使用魂力,但在身體極限的情況下,玄天功本身的強韌特性已經逐漸發揮出來,否則,他也無法堅持到現在了。

    戴沐白的腰已經被壓的有些彎了,邪眸中已經多了幾分紅色,每一步邁動都仿佛有千鈞重力壓在身上。

    四百米……,三百米……,二百米……,一百米……

    大師僵硬的面龐已經出現在眾人眼前,眼看著他們相互攙扶共同前進的樣子,就連大師也不禁動容。

    這最后一次往返,他們走了整整一個時辰的時間。但是,他們也終于堅持著回來了。

    噗通、噗通……

    七個人幾乎先后倒地,奧斯卡、寧榮榮、馬紅俊幾乎在同一時間暈了過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11选六有多少组